【馬拉松的約定】/Edkin

因為《一萬公里的約定》這一套電影, 我重新再看多一次《我的馬拉松》這一套2005年的韓國電影。

在那年看這一套電影,我還沒開始跑步。感動是有的,卻沒有今次的百感交集。今天我已經算是「半匹老馬」,再看著主角初原奔跑的場面,卻禁不住感動得流了幾次淚。

想想看,跑步這股風氣在這幾年間才開始在大眾之間普及開來。大概是伴隨著智能電話和臉書的發展,人們可以在各種平台之中分享跑步經驗和進展開始。我們經常看到朋友和其他人「交功課」:貼一張汗流滿面的圖片,再交待跑了幾公里。不得不承認,這種成功感非比一般,也打開了一個人感染另一個人的循環。

然而繼續如此下去,卻有一種走入魔道的感覺。大家不但追求愈來愈快的速度,連跑距離也越來越長。或者可能我們該停下來想一想,我們是為了什麼原因去跑?

據說《一萬公里的約定》是以台灣的長距離跑手林義傑為基礎的。而林義傑和另一位好手陳彥博,不住連年征戰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讓被受打壓的台灣國旗在比賽之中升起。以民族大義為前提,當然是可歌可泣。但是他們又何嘗不是在挑戰的過程之中,見自己,見天地,迷上了突破自己界限之後的那種豁然開朗?

跑步應該是越跑越精純。在最核心地方,既沒有朋友,也沒有敵人, 只有純粹跑步的感覺。感受著每一下呼吸和心跳,肌肉和骨骼之間每一下的運動,安靜地聆聽著身體運作的聲音,而其他的一切都不過是凡塵事,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Screenshot_2017-01-25-09-00-47.png

所以《一萬公里的約定》看得人納悶。電影以跑步作為主題,加插各式各樣的支線。親情兄弟情師徒情兒女私情,情字之大幾乎包羅萬有,當中還有一兩段莫名其妙的人生起落,合起來卻是一種五味紛陳卻叫人說不出所以的一股怪味道,而在長跑之中可以獲得的感受和啟悟卻沒有提過半分。對劇情線路太過貪心,又缺乏能力去駕奴,結果就像《一萬公里的約定》一樣,即使獨立場面精美可人,細緻宏偉, 整體卻是空洞無物。

而在《我的馬拉松》裏面,可能由於主角的表達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電影之中反而很用心的以畫面或其他形式去說明跑步的感覺。跑步的時候,主角草原可以很有意識地感覺到自己,心臟的跳動也象自己的內心在奔馳,指尖之間總有著空氣流過時的觸感;當奮力奔跑的時候,各種困難都不再存在, 自己仿似成為了在草原上馳騁的班馬一樣,自由自在。

我對《我的馬拉松》裏的一個場景印象特別深刻:當初原自己一個人在馬拉松的起點準備起跑,初原的媽媽出來攔阻,情急的初原只好把平常教導他的住址電話和父母聯絡的資訊統統背出來,為的只是急切的表達他無論如何都想要跑的意思。初原執意的眼神和奮力從母親的手中掙脫的一刻,意志之強比起聲嘶力竭地大叫「我要跑」有力得多。

 

《一萬公里的約定》讓人覺得難受的地方就是它太過TVB,經常嚴重地低估觀眾的理解和鑑賞能力,把每一樣劇情over act到畫出腸為止,一點沒有留白,白白浪費了畫面的敘事能力。相反《我的馬拉松》故事的厚度比《一萬公里的約定》更深更複雜,但是電影畫面中的細節卻有效地交了許多難以用文字表達的細緻感情。而這些難以言喻的感覺,正是全世界跑者都心有共鳴的一種純粹感,也是就算不跑步的觀眾也能感受到的感動。初原因為純粹喜歡而跑,在跑道上看到了屬於自己的草原,那麼《一萬公里的約定》的小祟呢?在跑過極地與沙漠的時候又看到了什麼?就純粹是海市蜃樓一樣的兒女私情?別說笑了,把眼光放在世界各個極地的超馬跑手,他們的天地,斷不應該如此狹小。

喜歡跑,就只要純粹的喜歡就夠了。搞得太複雜,滲入了太多的感情和目標 ,總是在乎為了誰,或者沉迷在跑得多遠多快,就是庸人自擾。

欵,還有,說好了的台灣國旗呢?4Deserts要跑絲路嗎? 嘖嘖。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