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以外的一件小事】/Edkin

screenshot_2016-12-01-19-51-46-1

我一直都不太喜歡蘇永康。

不是因為他吸毒的問題。我不是什麼假道學,吸毒正確來說是濫藥, 不是毒,卻怎麼說也是不好的事。濫藥基本上只是一種個人選擇,剛剛去世的Leonard Cohen也是曾經濫藥的嚴重,我喜愛的Ray Charles和Chet Baker都曾經是癮君子,他們創作慾最旺盛的時候都是Hi到天翻地覆的。看著他們,我總相信當一個藝術家如果有傳世傑作,在生時的一切荒誕行為都會在往生後被低調處理。

但我不是用他們來為蘇永康開脫。始終蘇永康又未成為什麼經典人物,況且也純粹是在夜場中瘟女啪藥。不過我們總該給退癮者一個機會,老是重新提起他人的濫藥史也太損自己人格。

蘇永康令我最印象深刻的,卻是他在美國登台表演的往事。眾所周知,到外埠登臺表演是藝人和歌星一個重要收入。在外地潮流較慢,十年如一日地唱著首本名曲,再翻唱幾首別人的大熱金曲就是一場表演。舞檯燈光也可以一切從簡。所以在澳美加等地,經常都有蘇永康這樣的二線歌手或者無線的二線藝員開show。

說華語的居民人在外地,對這些節目相當捧場,也不太計較製作簡陋。表演的內容有時因人而異,如果不是唱家班,或者叫座力不強的藝員,往往三五個人聚在一起開騷。如果是有點名氣的歌手,很多時會帶著一個半個新紮師弟妹同台,借他們來過場小息一下,也可以讓新人有多點表演經驗。別說笑,以前羅文帶著登台的小妹,就是當今的天后容祖兒。

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我有一位在波士頓念書的台灣朋友,很高興的告訴我要去大西洋城看蘇永康的show。喂,從波士頓過去,可不是搭巴士到紅館,而是要開半天車的。朋友和女友高高興興的到大西洋城看表演渡週末,回來卻是怒氣沖沖。

問其所以,原來朋友明知女友喜歡,特地買貴價票坐前座。豈料蘇永康不止唱得走調忘詞,還竟然唱了幾首歌就回到後台,然後由得那位撐場小妹唱足半場。「總之是一半時間都沒有哦!」朋友說的時候餘怒未消。我猜他大概以後看到有蘇永康的演出都會避之則吉吧。

正所謂性格決定命運。之後蘇永康的際遇浮沉,我想和他的態度不無關係。人格這回事,不看朝夕,從來都是一生表現的總和。比如説,我們從來就不會聽到劉華和發哥的壞話。又或者,好像溫兆麟陳小春和蘇永康這一種,回首看一看從前不堪,就更能說明現在是什麼貨色應什麼客人了。

教育孩子,始終是身教最重要。孩子無辜,失敗的大人把失敗的做人方式傳給孩子,最是可憐。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