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Edkin

還以為當年人大釋法改寫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已經是香港最黑暗的一章,想不到今日法院的判決,才真正把香港推進地獄深淵。兩位依照香港法律由市民 一人一票所選出的議員,受「中國」的法盲機構人大所影響,竟然被法院宣判失去議席。歷史上一定要記下這無法無天的一筆。
聽到判決消息之後的心情,當然覺得憤怒,但更多的是一種唏噓。

首先, 任何一個有正常制度的地方,法院都不可能用一個如此兒戲的原因去撤銷民選議員的資格。

再者, 任何一個有獨立司法的地方,都不可能因為一個境外機構的決定而影響本地司法的決定。
更何況整個過程, 由監誓人裁定宣誓無效,到「行政長官」入禀司法覆核,以至境外機構越權為法律作出額外詮譯,每一步莫不是濫權,不依體統,甚至推翻司法架構。

一個沒有正常制度,也沒有獨立司法精神的地方是什麼地方?就是「中國」。現在這一個司法服務行政的場面,令香港政府淪為一個傀儡政府。要說日本人侵華喪權辱國?則恐怕現在的香港政府連當時偽滿洲政府都不如。

現在建制一方當然興高采烈地覺得可以向對手作出任何無稽的攻擊,政府亦可以認為從此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反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而更令人覺得唏噓的是,另一邊傳統泛民嘅老人家和支持者,也是大開香檳慶祝:果然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好呀,終於將兩個年青人趕出門口,莫讓你們以為議員這口飯易混,今次還不清雪了選舉時的憤怨!?

口中仁義,身體卻誠實。一面說青政是木馬屠城,又説什麼反對人大釋法,一面就已經準備去補選了。整個過程,很多傳統泛民除了埋怨年青人少不更事,就從來沒有人打算團結非建制,共同進退。非建制的老人家以及其支持者, 出手的力度甚至往往比建制更加用力。

既然從來都沒有人以捍衛香港的法制權利作為起點,「中國」建制大團結,再加上法院今日的判決, 香港都應該可以正式入土為安。而香港民主黨(及其黨羽)應該可以加快腳步,成為「中國」民主黨一員(「中國」都有專門負責舉手的民主黨,大家可以自己找找資料)。

多得每一個由香港養育,再將香港出賣的人,From now on, Hong Kong is China。

2016年11月15號,香港死亡。

screenshot_2016-11-16-17-46-22-1

今夜,不妨一讀「新中國」已經禁止的舊中國語文。昔時未能想像的畫面,如今應該越來越清晰了。(魯迅《紀念劉和珍君》
//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凶殘到這地步。況且始終微笑著的和藹的劉和珍君,更何至於無端在府門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證明是事實了,作證的便是她自己的屍骸。還有一具,是楊德群君的。而且又證明著這不但是殺害,簡直是虐殺,因為身體上還有棍棒的傷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說她們是「暴徒」! 但接著就有流言,說她們是受人利用的。

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