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建制助攻】/Edkin

這幾天大家都很忙,忙著為建制助攻。

首先由梁耀忠開始,詳情都不用再講了。這個全年最佳助攻堪比發叔上次缺席,愚笨(柒)到前無古人,好難後有來者。那一天訊息傳來,我只記起了一件小事:那是2014年佔領運動開始了大概一個星期左右,政府開始以拖字訣來應付。那個時候大家都有點茫然失據,不知如何進退。那時候我在佔領區遇到梁耀忠,就走過去問他有什麼看法。他說:退一定要退的,從來沒有抗爭能夠在街頭上勝利, 要考慮的是退的時候能贏得什麼籌碼。那時候我沒有把這句說話特別放在心上,想不到這個打定輸數的心態竟然就在這樣關鍵的時候發作出來。沒有什麼的,票債票償。梁耀忠和街工再過幾年應該可以告別香港政治舞台。

然後呢,圍繞著遊蕙禎和梁頌恆宣誓而引起的風波就沒完沒了。首先他們沒有辦法進入會議室開會被擋在門外,鄭松泰在門外與保安角力。可能是在鏡頭之外,就惹來立場比較偏向傳統泛民的漫畫家馬龍批評鄭松泰「冇勇」。到底鄭松泰是武勇還是冇勇,未來悠悠四年大家可以拭目以待,倒是馬龍這樣極速出來抽插一刀,若無私怨又所為何事?

screenshot_2016-10-18-10-38-55-1

又然後,遊蕙禎和梁頌恆的誓詞內多次出現類似「支那」讀音,不但建制和傳統左報如文匯大公大加鞭撻,就連多位非建制的時事評論員,例如曾志豪等等都批評他們有膽做沒有膽認,或者說「支那」辱華,諸如此類。玩讀音,玩用詞,某程度上都是小學雞式呈一時之快,對某些認為應該從實際運作上面對抗的人而言,這樣「玩膠」誠不可取,但是如果針對「玩膠」的內容不捨的繼續討論,研究這些用語是否典雅有禮,就簡直是用膠來玩膠的弱智行為。過去幾年選民應該都非常清楚,這個議會根本容不下紳士議政。要扮紳士(HK01語)的話就會像梁耀忠一樣戇居居的把自己的權力丟到建制手上。能夠用字文雅來羞辱到對方固然是最高境界,但更多的選民是想有人代他們對建制兜口兜面說「Fxxk」的。遊蕙禎和梁頌恆真的有為投他們票的選民發出了這憤怒的反擊,傳統泛民的支持者即使不喜歡也要學習面對。

又然後,任建峰近日又出文說朱凱廸去英國「不覺得有什麼值得讚」*,大概是說這樣做又改變不到既成事實,英國內政部也大概不會招呼他,如此大費周章到不如做點實事比較好。

Screenshot_2016-10-18-12-35-35-1.png

文章之中當然沒有明說,但讀者都有一種感覺是任建峰批評朱凱廸純粹為了爭取曝光而「鳩做」。唉! 任建峰過去在律師會會長一戰當然令人讚賞,但現在寫這種文章又是所為何事?朱凱廸成為票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肯「鳩做」。 而且肯自己動身把香港事務變成英國內政,又怎麼能夠算是「鳩做」??? 今次選舉,選民的話說得很清楚:選民需要有行動力,有強烈立場,必要時更加不需要顧及什麼身份禮貌也能夠衝擊議會的代議士在議會之中,而不是說說幾句拉拉橫額就了事。任建峰對朱凱廸的批評,是不是其實他自己還在發夢?

對議員,我只在乎他在大是大非的議題上會怎樣投票。所以對我來說,只有建制和非建制之分。而非建制的對手就是建制,要花氣力去攻擊的對手也只有建制;如果有一百種選民就有一百種議員,在非建制這一邊也可以有很多不同面相不同立場的議員。即使可能看不順眼,但是立場如果都是反建制就已經是同一個陣營。互相踐踏,甚至乎與左報一樣統一口徑去批評什麼愛國什麼辱華,這是什麼玩法? 有氣力寫文批評朱凱廸為什麼不寫文去追擊梁君彥的國籍問題? 有時間研究「扑嘢」「支那」, 為什麼不去研究陳維安有什麼權力去阻止議員宣誓? 得閒對非建制開火,不就等於為建制助攻?

各位非建制嘅「朋友」,請收聲做吓正經嘢,好好花心思花氣力花時間去幫助你支持嘅議員,甚至自己親自落場。非建制的議員從來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要互相批評長短,實在非常不智。

最後送上FB貼圖一則,未敢定論正確與否,倒可以一笑置之。而冚家都係英美澳加人,啲仔女又係英美澳加讀書返轉頭又話人「唔愛國」的官員律師政栛乜乜乜,其實先真係好好笑。

screenshot_2016-10-18-12-04-00-1

*《今次朱凱迪 真係咁抵讚?》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