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最好的爸爸】/Edkin

最近看見C字頭的相機公司拍了一個「感人肺腑」的廣告,主打父親節,用相機講父子情。即使片段是假,我還是忍不住看了。

maxresdefault-1

因為除了是工程師和博客,我曾經還是一個freelance攝影師;在「餓死老婆瘟臭屋」的學徒日子之中幫補了不少支出使費的一技之長。

我的攝影年資不短,從九三年開始,大大話話二十幾年。大學的時候沉迷攝影,更是大中小片幅相機不離手。 這一切,像廣告一樣,也是由一部C字頭的相機開始。這個故事我在好朋友之間說過很多次了,卻不曾試過正正式式的寫出來。今晚我看到孩子們送給我的父親節卡,我想,現在正是一個寫出來的好時機。

九三年的時候,傻瓜相機也算是相當普及,但「專業」一點的單鏡反光機,則仍是一種奢侈的玩意。除了攝影發燒友,一般人很少會擁有, 中學生能夠有「單反」的就更少。其時中學裡面的所謂「攝影學會」, 幾乎就等於是「單反擁有者協會」,整間學校就幾個人, 包攬了各樣班相和運動會攝影等工作,好不威風(我覺得)。加上當時正是《Yes!》咭當道的年代,女生都會「拍一輯沙龍留倩影」:逼不得已下在《Yes!》 廣告上找一個叔叔攝影師,付上一百幾十元在九龍公園拍一卷三十六張周慧敏式柔光鏡加紫偏色美女寫真(style 請參照《我的少女時代》)。如果身邊有男生能夠代勞而不用找叔叔拍攝當然最好不過,所以當時識影相真係可以溝到女。

10091_10147685_2-2

總之那時候我應該是short了那條筋,終於去求父親給我買一部相機。 不用說父親當然一口回絕。之後苦苦哀求拉鋸了好一段時間,甚至乎後來有點賭氣地和父親冷戰起來也在所不惜。眼看沒有什麼機會成功之際,有一天回到家中,妹妹跟我說「 阿哥,阿爸買左部新相機返嚟呀!」我看到飯檯上就放著一盒簇新的相機,父親的坐在一邊低頭看報。 我那時候應該是「開心到彈起」,但卻愚蠢地和父親硬撐下去,「唔。」了一聲之後就逕自走回房,和父親說句多謝都沒有。

後來夜了,就詐詐諦諦地到客廳打開盒子,拿著相機竊喜;雖然這部最後都成為了我的相機,但我卻沒有在那時好好地向父親說多謝。這一句沒有說出來的道謝,長久以來就成為了心裏一個沒法註銷的遺憾。直至幾年之前,我和父親提起這一段往事,父親竟然像失憶一樣不記得有過這樣一件「小事」;我唯有繼續認真地「道謝」, 他不過當我在開玩笑一樣説「傻啦!」 就看報紙去了。

自此以後,我常常提醒自己,喜歡的時候要說喜歡,感謝的時候要道謝,時機過去以後往往再沒回頭。 愛得太遲,不必等物是人非,只需要一刹那遲疑。

父親年青的時候也愛好攝影,但工作佔了他大部分的時間,能夠拍照的時間始終不多。回看他的「作品」,除了年青時拍的一點風景照外,其實大部分都是我們小時候的相片。當我們稍為長大之後,他漸漸也沒有拍照了。後來到買相機給我的時候,他對當時相機的規格已經脫節,只知道這部相機是中價位之中最新最好的,就算不太清楚相機的功能,都照樣買下來送給我。

s-l225

現在我自己都成為了父親,才終於明白為父的心情。C字牌廣告裡面說要送最好的給父親,我聽到只有笑了一笑,因為從來都只有父親想把最好給兒女。收過父親相機的兒子想還一部相機給父親?父親們才不稀罕也不需要。兒女們活得好,肯常相見,才是他們最大的欣慰。

20160619_111639-1

「多得」父親當天的決定,多年來我還繼續是C字廠的老顧客。之後我還買了很多很多部相機,但父親送給我的這部相機卻一直伴隨在身。 這份「最好」的感覺,一直留在我心。

2016-06-19 11.48.00

阿爸,謝謝你,父親節快樂。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