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紀念李旺陽到離開六四】/Edkin

最近年紀大一點的人對年輕人不再到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燭光晚會,甚至要將六四劃上句號感到十分氣憤。是否參與晚會,或者繼續記念六四,儼然成為了一個人的公共道德標準。

六四發生在我的少年時期,那經歷很深,也影響後來我一生的走向,我當然不會忘記。而很多現在很多說得出名堂的公眾人士,也都曾經在人生的某一個年紀經歷過六四,他們當時有些是大專生,有些是嶄露頭角的青年才俊,那一段風風火火的日子過後,他們的念念不忘絕對可以理解。

不過二十多年過去之後,應該是面對現實的時候。

那一年帶我上街遊行的好幾個長輩,如今全部都是藍絲。當時大家都一起在東區走廊高呼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現在他們最愛參加內地幾天旅行團,認為中國形勢大好,高鐵先進接通全國,非常討厭佔領運動,覺得警察應該開槍射殺在旺角扔磚頭的青年,對非建制派開口埋口就是政棍,黎智英毒蘋果收美國錢夾埋泛民反中亂港,踴躍投票給民建聯,支持三跑興建,拉布議員阻人搵食罪大惡極。

然後把六四當成是自己污點一樣,絕口不提。

這些不是維園阿伯,這些都是我的親戚。坦白問心,各位身邊的長輩,是不是這一種才是大多數?

悼念六四悼念了二十多年,就當一班沒有見識過六四的廢青不更事,但整個社會裏面,除了每年在維園有幾萬人自high一晚,其餘的364日之中還有聯合到幾多個當年一起上街的人?個個自認情操高尚,繼續要平反六四的前輩,你們幾時可以面對已經沒有什麼人再悼念六四的現實?你們試過做什麼事情去影響和改變同輩人?而結果正是你們這一輩見識過六四的中老年首先認同了開鎗射殺學生的中共,還放棄了追究中共屠城責任不是嗎?

且看中國現代的青年,根本是從心底裏支持中國。有些人甚至明知道中國千瘡萬孔,也只是拼命令自己活得好,亦從不過問這個國家要向哪裏走。甚至乎大部分中國人都相信他們只需要一個強而有力又能帶領國家富強的皇帝,平民生活好,民主和人權也不過是少數反叛的人的藉口。中國這個國家裏面的人上上下下都已經不分黑白,只會把權力和金錢當作真理,甚至是香港越來越多人也是這樣想,又怎麼怪人再沒有興趣去為這個國家的民主自由吶喊?

如果把所謂「中國人」的關係除掉,六四死難的學生和平民,跟烏克蘭革命中被殺的平民都一樣值得我們尊敬和悼念,但那一邊都應該不會令我們更傷心。現在香港的年青人肯特別去討論和紀念一個自己沒有經歷過的六四,其實已經很了不起。反而香港的中老一輩,讓六四之後的廿幾年光陰在手裏白白流走,原地踏步,一事無成;不是變節成為中共的走狗,就是恃老賣老仍然指點江山。到今日走勢愈來愈衰微,就來指責本土乜本土物。實情是香港的情況已經危殆,政府滿門鬼役,誰又有空管旁邊的一池糞水?

然而在過去二十幾年失敗的民主路上,不曾有過一個會自省的人。

想想吧,英勇的李旺陽被自殺也不過是2012年的事,即使2010年的時候民主黨已經自己走進中聯辦裏面密室談判,仍然有很多人會悲憤莫名地遊行到中聯辦抗議。我在反國教裏面認識的很多年青人之後都還有約我一起到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可見年輕人開始在情緒上放棄六四,和中國這個國家切割也是最近一兩年的事。

2016-06-03 21.18.16

14264Q395-2

1437238527139SL4_C7DBC3635FA7FFA7673EBF6DE6149283

還敢對青年人士指點點的中老年,就看看你們魂牽夢繞的中國已經是怎樣一個吃人的鬼國,你們的同輩們這幾年在社會裡在政府中做什麼的官和做什麼的事把香港淪亡。你們想好了以後還可以對當時六四和現在香港的青年問心無愧的話,再出來不客氣地指天罵地也不遲。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