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治山泥 – 深圳學到香港一成已不錯】/Edkin

1221-深圳-2-1024x768

2015年12月19號, 深圳光明新區發生山泥傾瀉事故, 死傷數目至今不明。

中國大陸的各種事故,每次都傷亡慘重,卻都在新聞封鎖和官方機器宣傳之下,短時間內消失在人們的耳目之中。由天津爆炸之後到深圳塌方,人已經變得麻木不懂反應。

這個時候,又令人不禁想起港督麥理浩。

香港的人口在五十年代開始膨脹,公私營的建築發展亦是遍地開花,期間開山劈石在所難免,卻沒有監管,終於到七十年代發生多宗嚴重的山泥傾瀉事故,斜坡安全在香港敲起了警號。到1976年,秀茂坪再發生山泥傾瀉事故之後,麥理浩決定成立專門部門去監管香港的斜坡發展,而這個部門就是後來的土力工程署。

24_4

1976年第二次秀茂坪山泥傾瀉

以上一段,是本港土力工程師都耳熟能詳,有關香港土力工程發展史中重要的一節。因為自從土力工程署成立之後,香港的斜坡工程都要有詳細設計和受到監管,它監管的過程雖然繁瑣,卻的確有效控制新建斜坡工程的安全性。所以現代香港的斜坡工程,可說是因為土力工程署而開始。經過過去30多年來的努力,現在香港,斜坡倒塌已經甚少發生了。

除了成立土力工程署,麥理浩任內的德政還包括成立廉政公署和推行十年建屋計劃等等。從這些政策之中可以看到,英治下的香港政府,至少有面對問題的勇氣和改正問題的決心。不管是天災或者人禍,問題往往來得突然兼且超乎想像。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除了追究責任以外,更重要的是去研究起因,設立或者改變制度去防止事故再次發生。這種面對問題的態度,可說是從英治時代起成為了香港的文化。

譬如說以往經常在元朗平原和港島西區一帶發生的水浸問題,已經在2000年間完成的兩個大型排洪工程完成之後得到明顯改善。相對來說,「在天子腳下」的北京城卻仍然是水浸連連。中國從中央到地區政府,從來只看業績而忽視人民感受; 凡有事故,首先想到的是掩瞞真相,再文過飾非一番,然後就把事件從歷史之中抹殺: 汶川泥石流,大連中石化大火,天津大爆炸,再到深圳泥土傾瀉、、、每一次事故,竟然都是同一套路。

f_5466382_1
在文明社會,當每一次發生火車或者飛機意外,一般都會把所有殘骸都盡量收集起來,不管多麼艱鉅和漫長,都要把結果找出來,避免悲劇重演。世上只有中國敢於在大庭廣眾之前,把出軌的高鐵殘骸掩埋當作沒有事情發生過,在天津爆炸的有毒土地上面舖草皮建公園,把災難當作夢一場。在這種政府底下,天災和人禍所造成的損失和傷亡,當然只會像無間地獄一樣不停發生。

大概只有梁振英夠膽說香港學到深圳一半已不錯。相反,要是中國政府的施政能學到香港一成,人民已經萬幸。

這時侯,我又想到曾經在Discovery Channel 上看到有印度火車的紀錄片。印度許多偏遠的地方,火車運作仍然沿用英國殖民時代的系統,非常老化,卻仍然可靠。看這十年來的香港,或者已漸漸變成了那一列印度火車,只可以在朽壞與停滯的時空之中, 依頼著昔日的老系統緩緩前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