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駒早死是一種幸福】/Edkin

img1068125_2

每年的愚人節,在中環文華酒店樓下,放滿了各式各樣華貴的白花牌花環, 聚集着一班外表貴氣,一襲黑衣的女士,一同悼念那英年早逝的張國榮。

 
在所有人心中,張國榮永遠都是《金支玉葉》裡面的一臉秀氣。 人一死了,不但外形長生不老,連帶他的形象也與天地共存。

 
在香港,張國榮還是死了好。

 
第一次令我有這種感覺,是在多年前身在澳門看譚詠麟的演唱會。整個演唱會裡面都是我們熟悉的八十年代老調,仍然是那一首《愛情陷阱》,仍然是那一首《愛在深秋》,只是看著年老色衰的譚詠麟像那些晚會藝人一樣, 一邊唱一邊用普通話落力地和觀眾插科打諢,一邊收下觀眾塞過去的紅包;旁邊來自大陸的觀眾看得投入吆叫,我卻是覺得毛骨悚然。

 
那個時候我覺得,張國榮不需要看到這樣的光境實在太好了。

 
這十多年來的世情,像一列不講理由的火車,「勁共勁共」的把香港的形象和美學沖散得七零八落。 人無奈只得選擇,要不離開,要不就跳上這列車,一起把過去碾得粉碎。張國榮也是一個人,沒人可以肯定他會離開,還是他會去參加《我是歌手》。黃家駒在我們心目中仍然是一個滿有理想與志氣的搖滾歌手,卻沒有人說得準他會不會到春晚唱《喜歡你》, 接受邀請去天安門參觀閱兵。

 
等一下且別動怒,這不過是「不幸的假設」,不過如果把《民主歌聲獻中華》照片和現在比對一下, 這種憂慮和假設就不無道理。

 
「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拯救我們脫離兇惡」,我們喜歡的歌手,即使已逝去,卻不用面對 中國這個巨大的惡,或許我們反而應該感到慶幸。至少在去年的雨傘運動中,當人人都唱起《海闊天空》的時候,我就這樣感到慶幸了好幾回:我們不會看到家駒尷尷尬尬地站出來說大家不要把事情太過政治化;也不用看到大家把這首歌從天邊打到地上,說它是膠歌,用「今天我」 來嘲諷形式化的示威抗議。

 

FB_IMG_1449540690645

By Angryangry Illustration

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許志安要北上賣笑,黃家強要陪狗唱k,這種情況只會越來越多。但是要堅持,看看何韻詩和黃耀明,就知道站在雞蛋這一邊的代價有多麼大。眼看這種悲哀的現實,實在難免令人覺得,還是死了好。

 
衆星殞落,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Screenshot_2015-12-08-09-46-18-1.png

 

P.S.:

這個題目,我在每年都想寫。 就是怕沒來得及說清楚就已經得罪人。 不過今時今日,還是寫了好。 搞不好再過幾年文字獄就到了,不必把人關到長城監獄,只要用什麼版權和誹謗,將星加坡一樣把人告得傾家蕩產就夠了。

 
Again,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