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基本步】/Edkin

每當從跑步的興奮之中泠靜下來,三不五時就會有同一個想法出現:跑步這麼辛苦,為什麼自己竟然會一次又一次的自討苦吃呢?

這問題,大概問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不同的答案。在眾多說法當中,Nike woman的一系列廣告,卻把這個情況說得最是生動。女生們各自在不同的情況下遇到以為無法完成的挑戰:從未做過的瑜伽式子,俄式摺腹若干回,第一次跑十公里… 一開始的痛苦令自己幾乎完全失去信心,辛苦得想放棄,卻不想輸在人前,又或者心心不忿,總之只有咬緊牙關捱下去。但當完成之後,心中那種興奮和由著自信而生的快樂,令之前身體所受的痛苦變得微不足道,甚至是會問一句:「好,幾時再來一遍?」

那是人做的動作嗎!?
那是人做的動作嗎!?
那就是俄羅斯旋轉!?
那就是俄羅斯旋轉!?
回歸基本步還有半程!?
這正正就是Runner’s High的一種,雖然戲劇化了一點。

所謂Runner’s High,比較普遍的說法是運動的時候腦部會釋放出安多芬,一種類似於嗎啡的物質,用以緩和疼痛的感覺,也會令人有愉悅感。由是之故,有不少人會覺得運動會上癮,不動就渾身不爽快;有些人更甚至會因為「太夜」做運動,令到情緒高涱到不能成眠。

然而,我還是覺得這個解釋太技術性,太科學化。人類史上幾千年,從來都和其他動物一樣以勞動為生。我們的身體不止是靈魂的容器,更是我們求生的工具。身體運作良好,不是一種追求,而只是生存的基本。但是在近代社會工業化之後,很多人的生活中已經不再需要參與任何勞力作業。結果我們對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陌生,甚至乎到了連自己身體的能耐也茫然不知的地步。想像一下,這就猶如一隻季候鳥對自己能飛多久也一無所知一樣的無稽。人類,也恐怕是整個大自然之中唯一一個如此無知的特例。

所以每次跑步,當我雙腳邁力地把自己往前推進,腳掌著地時結實的感覺,加上每一下的呼吸和心跳,也會把身體與精神重新連結在一起。這種回歸自然,我跑故我在的一種存在感,已經是一個足夠令自己永不停步的理由。

efdcd3c0-df97-11e4-93ef-a5fe6ee73d6a_runners-high_630pxX85px_r

原文見 Yahoo 運動專欄 Runner’s High – 一男幾女,道盡跑步的心路與瑣事。
逢星期二、四刊出,請多多支持!^^

Runner’s High : https://hk.sports.yahoo.com/columns/runner-s-high/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