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的僭建】/Edkin

26829161_10156001261798685_310992247_o

好歹我都係一個工程師,今日想講下鄭若驊既僭建問題(easy,與政治無關)。

近年成日俾人拎嚟做政治武器嘅僭建,實際上嘅情況係「未經屋宇署批准改動樓宇佈置」。即係你間屋本來係屋宇署入則,對門同個窗或者其他嘢喺邊度,如果冇喺屋宇署再入則,係乜都唔可以改。無論大小規模,改咗,就係僭建。

點解屋宇署點解要管?有幾多個香港人可以住獨立屋呢?大部分人咪住一個單位咁大把?多層大廈入面嘅單位,間隔理論上係經過細心規劃,一定會符合屋宇署要求嘅樓面面積(GFA),亦都會符合消防及其他出入要求,結構安全就更不在話下。 假設由一個完全唔知規例嘅人去加減,令到走火以及出入出現問題,甚至影響大廈結構,係會影響到大廈住戶嘅安全,屋宇署對呢啲問題當然就無旁貸。

然而香港嘅規例就係鐵板一塊兼奇怪。即使係私人建築,都一定要求符合各種建築規例。即係話,係一個荒島上面你起間屋畀自己住,你都要得到屋宇署批准。這時候就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自己一個住自己間屋,死咗都唔關人事,咁點解加加減減屋宇署都要管?

其實的確係,管係好無謂。不過成龍都有講:「中國人是要管的」。如果屋宇署唔理, 咁一塊本來只係可以起兩層樓嘅地,恐怕啲人喺上面再僭建多兩三四層都唔出奇。最經典例子就係丁屋僭建,不過屋宇署一向都係欺善怕惡,郁唔到新界佬,又唔敢滾搞啲有錢佬,所以僭建呢樣嘢,一般只係會搞小市民嘅冷氣機架或者簷篷之類,未有689之前,呢啲點會拎出嚟做所謂嘅黑材料?

平心而論,自己同自己間屋改建,其實係好合理。係美加,呢啲直頭叫做「Home Improvement」。人有錢自己住一間屋,天台加裝玻璃屋,屋旁邊整個儲物室又有乜嘢咁奇怪?而且如果要根據香港建築條例,就算想入則,出嚟嘅結構有陣時會誇張得恐怖,相信老公都係工程師嘅鄭若驊應該好清楚。 所以呢類小改動,唔入則重比較合理。

而家搞到咁嘅田地,鄭若驊想唔拆曬啲僭建都唔得。但係突然要將間屋咁樣打回原形,我就唔捨得。如果我係鄭若驊,我一早寧願繼續住咁啱自己心水嘅安樂窩,都唔想去做高官。而家咁嘅景況,都算係佢自己買大開細,冇人幫到佢。

一早都話痴埋呢個政府就舐嘢㗎啦。而家仲唔係邊個埋去邊個死?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聖誕party之後,你睡夠了嗎?(加拿大小學日常)】/Edkin

大家的音樂會

上次講到聖誕夜,學校舉行聖誕音樂會,由全校幼稚園到七年級擔當演出。這裏學校的表演、、、嘿嘿嘿,即使好像自己柴自己台,也不得不說,實在是不能期待太多。走音,甩beat,什麼都有;最後如果能夠好好地演完一首歌就已經很不錯了。因為他們的彩排只不過是每個星期的音樂課那麼一點的時間,而音樂課的時候,也是打打拍子唱唱歌,老師不會像香港一樣誓要把表演弄得十全十美才夠安心。家長們也習慣了看孩子們開開心心表演就好,也不計較他們的表演質素。結果就是,以表演水準來說相當參差的音樂會,但是孩子們都為了這個音樂會興奮期待了整個星期。

26613090_10155983073488685_580685025_o

回想起我自己小學的時候,被學校苦苦逼練樂器參加校際管弦樂比賽,起早摸黑,練到吐血,現在孩子們的訓練也未免太不認真。但是他們現在真誠地期待,開心地表演,得失之間應該怎麼衡量對換,也是另一種思量。

26514074_10155983073423685_1946056797_o

音樂會裏面,除了學生表演,還有幾節由家長客串的表演。因為學校附近都是小社區,學生幾乎都住在差不多的地方,家長們之間也相當熟絡,有幾個家長還一起在平常的時候夾band。他們的樂隊就在音樂會裏面表演了好幾首,水準也相當不錯。另外一對巴西來的家長,也是多才多藝。她們挽起腰鼓,架起小提琴,就演唱起巴西的聖誕民謠,非常別開生面,孩子們都非常喜歡。

26543450_10155983073398685_291991443_o

這時候我完全相信,父母的生活不枯燥,孩子也一定更加開心。而自少感受到文化的多元,對其他文化的包容性也一定會更加好。

你睡夠了嗎?

音樂會曲終人散回到家裏已經是九時多,孩子們當然趕緊睡覺。翌日在班上點名的時候,老師說:

「今天竟然沒有人遲到,實在太令我驚訝了。你們昨天回去這麼晚,我連以為會有很多小朋友起不了床呢。」

正在做家長義工的我在旁邊聽到,才真正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就算昨天晚上十點鐘才睡,好歹也睡了八、九小時,怎麼會睡不夠呢?

老師然後就說「我家的孩子天天八時就要去睡,每天睡十小時才夠精神上學, 你們今天睡這麼少,不覺得累嗎?」然後就和孩子們討論起每一個人的睡眠時間。整體來說都是大概在九點到十點之間睡覺,平均每天有八到九個小時的睡眠時間。這時候我會想起以前在香港八時才吃晚飯,簡直就覺得這個十小時睡覺論有如在平衡宇宙一樣。

更加令我驚訝的事情還不止於此。

當老師一如平日簡介了今天的活動行程之後,老師就説:「今天午飯之前,如果你們那一個覺得睏,可以在旁邊睡一下(班房內有好幾個咕臣),但要安安靜靜不能搗蛋可以嗎?」

哇哈哈,在班上睡覺,也真是意想不到。我們大人常常都忘了問自己睡得夠不夠,然後就連小孩子那一份也忘記了。小學生最重要是學習成長,不論身心上都是。睡覺和念書哪一個比較重要,以人生漫漫長路來說,我想,應該是睡覺才更重要吧。

對照記 ― 加拿大小學日常】之二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聖誕節:施比受更有福(加拿大小學日常)】/Edkin

香港在亞洲地區中,文化上比較西化。西方大節日例如聖誕節和萬聖節,氣氛在亞洲之中算是數一數二了。然而這些節日在香港早已淪為消費式的節目,完全感受不到該個節日應該有的意思。在剛剛過去的聖誕節(或者說聖誕月😂),在孩子的學校裡,我才感受到聖誕節之中施比受更有福的意義。

說到聖誕節,大家馬上都會想到聖誕禮物。在這裏聖誕前要做準備和其重要性和華語地區準備農曆新年無異,聖誕禮物就更像農曆新年派利是的感覺。不過農曆新年裏的利是由長輩送給後輩的,但聖誕禮物卻不一定由長輩送給後輩。更多的時候是要送給在這一年裏面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於是病人很多時都會準備禮品送給護士和醫生,更甚至郵差和收垃圾的工人都在應該要送禮物以表感謝的名單裏面。

所以要說過年麻煩,在這裏過聖誕也是不簡單。

而另一個傳統,就是我們想都沒有想過的「侍奉」。12月頭,很多公司都會舉辦Manager Breakfast 這種特別早餐聚會。弄清楚情況,不是會有早餐特別給經理吃,而是經理級的職員要準備早餐,還要做侍者讓招待下屬員工。這用意是感謝過去一年員工的努力工作。這種場合,在香港應該難以想像。

小兒們假期前在學校裏也舉行了pancake breakfast,由家長義工們回到學校準備pancake, 讓小孩子們在禮堂內開餐。小孩子們吃得開心之餘, pancake同時也會給校內各個職工享用,這樣也算是家長們對他的們一表謝意的一種方式。

26236048_10155971757803685_1330710723_o

老師們化身成聖誕老人和小精靈

26236721_10155971757743685_1173369766_o

家長成為了煎餅專員

26179522_10155971757878685_353168490_o

同日也是Pajama Day,人人好像就住在學校旁邊似的。

正因為感謝的氣氛濃厚,各式各樣的團體在辦聖誕節party 的時候也會盡力為不同的社區或者社團籌款。學校的聖誕音樂會,同時也為省內的無家可歸者籌款。每班的家長會夾錢準備禮品包,其他家長就可以透過買抽獎券去支持籌款,這樣一晚下來也籌得大約加幣1200元。在這種氣氛之下成長,難怪大家都會習慣把籌款這回事,當作生活的一部分。

26178926_10155971759553685_1152761679_o
Be kind, be generous, and to help. 應該也是教育其中一個應該達到的目標吧。

對照記 ― 加拿大小學日常】之一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有關【對照記 ― 加拿大小學日常】/Edkin

26236412_10155969119733685_490586996_o香港就是這麼一個地方,很多事情我們明知道有問題,卻選擇掩耳盜鈴地繼續過每日的日子。坦白說如果已經買樓又只有兩夫妻,社會上一切事情即使不聞不問也沒有相干。但是當我們的生活裏面有孩子,或者有需要特殊照顧的情況,香港的荒謬就會令人難以忍受。

孩子在香港讀書讀了好幾年,找幼稚園到考小學,準備默書測驗考試,統統都試過,當中的辛勞怎會不知道? 家長辛苦,孩子們更辛苦。父母下班回家已經七八點,由打點功課默書一路到夜晚幾乎12點才弄完,還要為了一個中文字的那一點一撇(香港教育署標準中文寫法)去苦苦掙扎。

孩子的睡眠運動成長,全部都放到學科之後,每天只能睡不足七個小時,看著都心痛。 但是香港的家長面對直資學校的畸型分配,學科的配置和孩子的成長完全顛倒,卻一直都選擇默默接受,從來又有誰人嘗試過把有問題的教育改革?真正的改革毫無頭緒,卻眼見不小深具政治意味的措施在學校裏面出現,我對這種境況實在是恐懼卻又感到無力。

回流加拿大的眾多原因之中,孩子的教育一定是其中之一。我這些廢物中年, 成為了既得利益者,卻又辜負了一整代的香港年青人。愧疚之餘,為了自己的孩子,只有選擇沒有骨氣地一走了之。

在加國差不多已經一個學期,孩子每一天的課堂之中我都覺得有新發現。是好是壞我還不敢說,只能說這是人生和教育的另一種可能,所以特別新增這個部分,和大家分享加國小學日常的所見所聞。

第一篇【聖誕節:施比受更有福】將會在明日刊出,謝謝。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陸王―Everyday I Listen to My Heart】/Edkin

Screen Shot 2017-12-24 at 6.04.38 pm

很多跑友留意追看的日劇《陸王》在剛剛的星期日終於迎來了大結局。雖然結局是在大家的意料之內,但也算是近年難得看的人見血沸騰的跑步劇集。已經給大家兩日時間,未知道大家自己看完了沒有?

(注意:內含大量劇透。請未觀賞最終回內容的朋友自行斟酌👍

不打就不會輸 要打就一定要贏

在大結局的第十集裡,可說是把整套劇集幾個最重要的命題作一個總結。首先不要忘記這套劇集的原著作者就是《半沢直樹》的池井戶潤。所以陸王雖然主題是跑步,它背後更多的意象,是指向日本現在迷失的經濟發展。宮澤社長在決定接受融資,繼續開發陸王的時候對員工的致辭,幾乎已經概括了全套劇集所要包含的中心思想:「不去挑戰的話,雖然沒有失敗但是也沒有勝利。只是為了延續下去,沒有意思。而真正一敗塗地,是放棄挑戰的時候。」

Screen Shot 2017-12-26 at 12.06.06 am

眼下很多大型的日本企業,例如以前手執家電牛耳的Sony和Panasonic,曾經擁有半導體半邊天的Toshiba,光學器材稱王稱霸的Nikon和Pentax,都在中國和韓國的競爭對手凌厲的狙擊之下,或者在潮流的改變中苦苦掙扎,更失去昔日的領導地位。當然境況未至於慘淡得像只有20名員工的小作坊,但是那種「若果不以現有的優勢去開拓新的道路,最終還是會窮途末路」的景況是一樣的。這種要「勇敢向前闖,開拓新天地」的精神,是池井戶潤對日本企業乃至個人的寄語,所以才有宮澤社長,飯山先生和茂木選手這些背負著這個命題,努力爬起來的落水狗的故事。

重拾人本價值

是因為有感於現今世界再沒有忠勇信義?劇中不止一次提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互助關係。宮澤社長每次艱難的決定背後,都是員工上下一心成為他背後的助力。把這個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一幕,當然是茂木推掉Atlantis 贊助時候所說的一番話:趨炎附勢很容易,但是他更希望相信在自己跌倒時仍然相信自己的人。這種在艱難時候共同進退的信義精神,當今之世,仍有幾何?又或者這種如今已經失落的信義,正時我們在最艱難的時候所需要的動力?

當茂木跑到最後兩公里,心中難免擔心傷害會否復發之際,正是小鉤屋同仝的信念支持茂木,放心發揮出自己的狀態戰勝一切。又或者我們可以自問,自己又有沒有這種勇氣和信心去對其他人,不顧一切挺身而出支持到底?

長跑路上的一切

不錯,長跑運動在《陸王》裏只是一個載體,不過因為製作認真,加上長跑運動深入日本民間,令《陸王》裏面的運動場面比起當中的商戰更加扣人心弦。第七集中的新年驛傳,兄弟班的感情深厚令人動容就自不待言;最終回茂木Vs毛塚的種種仔細,例如劇集中對於分段的時間配置,標準的旁述,還有三千名行田市市民義務作為觀眾的臨時演員,又怎麼能不讓馬拉松迷津津樂道?其中一些小枝節,例如毛塚補水失誤(川內優輝亦曾經試過),上坡路段的攻略,簡直彷似親身觀賞一場精彩的馬拉松賽事一樣。

看完最終回,自己在日本跑馬拉松時獲得路上市民的打氣鼓勵,那一份熱暖,以及衝線之後的激動,各種回憶霎時充滿心中。如果仍然有朋友不明白為什麼要到日本去跑馬拉松,看過《陸王》之後就應該清楚明白了。

Screen Shot 2017-12-24 at 6.49.15 pmScreen Shot 2017-12-24 at 6.49.35 pm

茂木與毛塚 日劇中經典的對手

有些跑友會質疑,為什麼毛塚一直以來對茂木這麼不客氣,在長跑的世界有必要嗎?熟悉日本劇集的朋友一定會知道,再厲害的主角都必然有一個難分高低的對手。主角在明對手在暗, 有戴志偉就有小志強,有阿寶就有馬莎。而茂木與毛塚,更貼近的例子就應該是櫻木花道與流川楓吧?要做到亦敵亦友惺惺相惜,未到結局一集都不會成事的。就看他們在最終回裏面hehe地笑得多燦爛(哈)。

Screen Shot 2017-12-24 at 6.43.13 pmScreen Shot 2017-12-24 at 6.43.24 pm

熱血 所以太完美

有很多戲劇,都犯上了因為有太多內容想説,結果弄得劇力不集中,或者弄得婆媽繁複。《陸王》也包括了很多不同的「小題目」,可幸通過相當的簡化,令每一集都可以在交待劇情進展之外,也能夠有每集感動人心的一幕。所以即使這個故事有很多地方都未免太過理想化,以劇情進展作為考慮,裏面種種也是情有可原。大家就不要去辯駁,茂木對大牌子毀約的賠償,又或者一大班人的人工怎麼辦。我們既然每一個星期都被熱血的感動了一次,就不要太計較了。

Every day I listen to my heart

最後為大家送上《陸王》劇中的插入歌《Jupiter》的中文翻譯。這一首平原綾香2003年的舊作,在日本經常都會被用作打氣歌曲。在《陸王》中每次出現都成為了催淚位,歌詞的意思,也再度貫徹《陸王》中「信念」的意旨。我猜以後在日本的馬拉松路上,應該會常常聽到這首歌吧。

特別鳴謝 Tamago 語言研習中心的 Tiffany 提供翻譯。

《Jupiter》曲: G.Holst /詞: 吉元由美 /唄: 平原綾香
Every day I listen to my heart
(我)不孤單 (原文: 不是一個人) (這裡用了”我”這個主語, 原文沒有subject, 但參考過陸王的內容, 宮澤決定開發跑鞋, 困難重重當中得到各方支援, 譬如第二話宮澤+飯山的片段就有出Jupiter)
心底的深處 連在一起
超越無疆的時空 閃耀的星星
相遇的奇蹟 教會了我
Every day I listen to my heart
(我)不孤單
在宇宙的胸懷裡 被擁抱

我這雙手 能做到什麼?
我讓它觸碰傷痛 靜靜的閉上雙眼
比失去夢想 更悲傷的事情是
不能相信自己
為了學懂愛 而孤獨的話
那些沒有意義的事 就不會發生

為內心的寂靜 澄靜耳朵

只要呼喚我 哪裡都會去(直譯。用優美一點的中文大概是:赴湯蹈火 的意思)
將你的那眼淚 變成是我的 (因為原文太精簡,全部寫出來會畫公仔畫出腸。但其實行文很man)

如今我 抱緊自己
生命溫度 (我)感受著

我們誰也 不是一個人(並不孤單的意思)
以真實的自己 被愛著 (原文是 being loved as who we are)
用你期望的方式活出 閃耀的未來
永遠地歌唱 為你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陸王:在跑步的時候想的是、、、】/Edkin

以長跑運動為主幹,加上《半澤直樹》式的熱血敗部復活戰,日劇《陸王》近日走勢凌厲,成為跑友之間的必看劇目。有關這套劇集的細節和導賞就交給我們《馬拉松 看世界》的日本專才安騏為大家介紹,我就不必班門弄斧了。如果討論劇集本身,又未知道有幾多朋友被其中某些場面所觸動?

暫時到第8集為止,最令我動容的一刻並不是茂木代表他自己公司的團隊贏得區間獎的一段,反而是在第7集,宮澤社長知道自己的兒子拼命四出尋找新的物料供應商之後,後悔自己的軟弱和猶豫,就在夜晚穿著陸王,一個人走到街外跑步的場面。

Screen Shot 2017-12-15 at 5.29.06 pm

在跑步的時候,心裡想的是什麼?很多時候是每天工作,又或者是家裏的事情。有些時候是猶豫不決,有些時候是千愁萬緒。然而事情在一呼一吸之間,即是未必找到解決方法,至少心情會隨著汗水流淌而平靜下來,好像能夠看到一個前進的方向。

大概是因為跑步的時候,難得讓我們直接面對自己,不必面對其他人,也無需向任何人解釋。跑步最可貴的可能是帶來心中的釋懷和,以及和自己內心對話的時間,而不是為了獲得他人欣賞和讚美。

宮澤社長停下來之後,一邊喘著氣一邊下了繼續堅持開發陸王的決定。自己有多少次,也是在跑步中穩住了搖擺不定的心情?看到這一段,難怪會有所同感。

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37.01 pm

像九把刀說的一樣,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宮澤社長、年青的宮澤大地、茂木選手、銀行員坂本(半澤直樹?)、飯山先生、、、他們這些underdog,都在陸王奔跑之中受到一定的救贖。他們的堅持和決心正是每一次動人心弦的地方。

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0.51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2.28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25.39 pmScreen Shot 2017-12-16 at 9.15.59 pm

不知道大家最受《陸王》感動的一刻又是什麼呢?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在笑不出聲的時候】/Edkin

20170812-charlottesville-630x420

在上個週末人人都在談論林子健疑幻疑真的「人釘人」事件之際,在美國維珍尼亞州Charlottesville卻發生了美國近年在示威衝突之中最嚴重的暴力事件。一個右翼示威者駕駛私家車衝向支持平權的示威人群, 造成一死多傷的慘劇。雖然在有關示威之中暴力情況不斷上演,這次襲擊事件卻惹來各界一致評擊。

著名電視節目《The Tonight Show》的主持Jimmy Fallon在星期一節目開始之前就發表了一篇四分多鐘的講話,譴責今次的暴力襲擊事件。《The Tonight Show》的內容一向以輕鬆幽默為主,但是這一段獨白,沒有任何配樂,Jimmy Fallon更是不苟言笑,非常正式地譴責暴行。事情非常清楚:在某些嚴重情況下,一點都沒有說笑的餘地。

Jimmy Fallon 在談話中指出即使《The Tonight Show》並不是一個政治節目,但是他作為一個人,就有責任站起來對抗這些極右主義。如果是白人就更加有責任去譴責暴行。因為對暴行沉默,其罪惡就如同贊成這些暴行一樣。

我想說,美國的政治即是千瘡百孔,市民對於公民責任的認識仍然非常深刻。當社會上發生了一些嚴重的事件,即使一個平常以輕鬆惹笑為主的電視節目,也會發出嚴正的譴責聲明,這也是每一個公民所認識到自己的責任。

昨天,點起了佔領運動之火的三個年青人,終於也加入了良心犯的行列要坐政治監。其實在之前的運動中,很多名不見經傳的朋友都已經被關進了牢獄。今次政府的信息就更加明顯:不管多麼有知名度,如何受國際社會關注,但凡反對政府的人,一律都必定會有大刑侍候。而坐監將會是反對政府的最基本入場費。而香港的法院判決,巳不再尊重案例,而是以行政意志為依歸,要殺要剮任其喜好。

1468337045_ff32

而在這個時候,香港的各個界別卻不見得有任何人為這些異見人士發聲。要說香港一直都是政治冷感嗎?中國南海主權糾紛的時候,不是有很多愛國藝人都自拍表態嗎?眾多宗教界的領袖不是都在林鄭月娥的號召下為香港祈福嗎?當律政司史無前例地向集會示威的人是追加判刑,香港的社會卻是出奇的寧靜。沒錯,香港的娛樂界和宗教界一向是如何行事,眾所周知,亦從來無人對他們有任何期望。但是法律界呢?甚至乎是港大歷年來的畢業生,又有幾多人說過什麼?正如Jimmy Fallon所說,向這些暴力說「不」,是每一個人作為人的責任, 我們每一個人又有沒有盡過責任向政府抗議?

Screen Shot 2017-08-18 at 1.03.40 pm

當然,我也知道,美國也有很多人喜歡做右翼,喜歡做新納粹,喜歡做三k黨的。站在尊重平等自由的對立面,永遠大有人在,香港又怎會例外?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我們一起殺掉的孩子】/Edkin

在家裏收拾東西正收拾得頭昏腦脹,新聞卻傳來律政司成功向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人士追加判刑,令到十多位年青人在之前的判刑之上還要收監。

10275516_10152511353058685_6321663606268766044_o10443008_10152511355688685_6197052860506589845_o

推翻原審法官的判刑,再追加判罰,這件事本來就已經是荒唐不堪。 更不堪的是,這些年青人都是百分百的政治良心犯。他們不是偷不是搶,甚至乎講不上是暴動。那一天晚上我都在場,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左膠,拳頭都沒有揮一下,用幾枝爛鬼竹竿(本來是用來支撐標語的),天真地嘗試去打開立法會的大門。為什麼?我且引用李怡先生的文字來解釋當晚的情況:

「立法會審議東北前期工程撥款,逾千名反東北發展群眾在立法會外集會,觀看直播,要求政府撤回發展計劃。民主派議員提出大量動議「拉布」,至晚上約8時45分,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突然宣佈「剪布」,不准議員再提問及提出動議,企圖直接就撥款進行表決,激起場外反對者不滿,於是出現衝擊立法會行動。」

吳亮星強行表決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

那時候還沒有佔領運動,香港還沒有分成藍黃兩派,很多朋友不論基本立場,都覺得那一次吳亮星的做法非常突兀粗暴。在這個粗暴的動作背後,我覺得原審法官的理解非常正確:所有被告的行為可以再更加深思熟慮但卻不是一種暴力為私利行為。對著這一班現在不過是20多歲的年青人,在港大法律系畢業的律政司就可以面不紅眼不眨地下手,用他在香港受到的法律教育,摧毀這些年青人的一生。律政司和在他背後下命令的人,是怎麼的一種為人才可以做出這樣的勾當?這實在是難以想像,也應該是香港大學歷史上一個無法抿滅的恥辱。

昨天在臉書上也看到張秀賢的貼文。大致上是說對不起戰友,因為其實自己也身在現場。然而他現在也身負官司,若然區區的東北發展案也要判刑13個月,那麼他即使被判囚兩三年也不足為奇。我在他的臉書上看到他四處和自己的朋友見面,拍照留念。這不是平常出國之前和朋友見面,卻是準備去服刑,感覺實在是令人心酸。

Screen Shot 2017-08-16 at 7.57.35 pm

我對他們這班左膠的感覺比較重一點。畢竟我在好早以前已經看著他們在各個社會運動之中出現。有些人也許可以批評他們成事不足, 但是我可以肯定說,沒有人可以懷疑他們善良的用心。

286274_10151200103293685_872978214_o

打開反國教的相簿,看著某幾個他仍然是中學畢業時的樣子,少年天真的笑臉上是香港當時的希望。我心痛我難過,香港是那麼輕易地握殺了一整輩對社會有志向的年青人。而香港人卻默認這一切。

野獸們高舉著年青人的血來乾杯。大概香港下一步,若果不是懂得起來反抗野獸,就似乎更像是現在的模樣,一起漠然,一起變成野獸。

P.S. 歷史上所有暴政都會把異見人士關進監獄。政權越殘暴,監禁的時間越長,手段越殘忍。同樣地,所有推翻暴政的人,幾乎都難免坐過政治監。從另一個角度說,成為良心犯,可說是成為與暴政對抗的政治人物的先決條件。今天建制的張牙舞爪,我們姑且放長雙眼,看著將來歷史的走向。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Beer Run ― Why So Serious?】/Edkin

昨日看新聞,看到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大力鞭撻《全城街馬》的Beer Run,認為「將飲酒與運動混為一談,是絕對錯誤的做法。」 我覺得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有道理,字字鏗鏘。

《全城街馬》的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Beer Mile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喝到半飽之間,輸賭誰能夠再繞場跑圈不醉倒或者不嘔吐,絕對是其中一種想像之內,情理之中的遊戲。因為各地不約而同都這麼玩,所以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

但是如果要追溯到最早有成文條款,以及有文件紀錄的比賽,已經可以追溯到80年代後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個年代互聯網剛剛設立,有關比賽的資訊在最初期的互聯網中迅速傳遍各大校園。反正每週末都已經喝得七昏八倒,這個比賽的瘋狂搞笑很快就令各個學院爭相仿效,賽後的各種趣事和紀錄再上傳到互聯網上;周而復始,令到這個賽事更具規模。

Beer Mile Official Blog: Beermile.com – The Official Beer Mile Resource

說了這麼一堆歷史,不過想說明這個比賽的原意根本就是為了好玩。如果不好玩的話,就不會經過了三十多年仍然有這麼多人樂此不疲。一班人喝得半醉,開心講大聲笑,這種樂趣參加過就會明白。之所以我覺得雷雄德沒有說錯,因為Beer Mile根本與推廣運動健康,或者鼓勵酗酒都無關。雷雄德就像很多香港人一樣,什麼事情都要義正嚴詞,所有動作都要找一個道理去justify,十分病態。

傳說中,傳遞馬拉松戰役戰果的那個傳訊兵,最後是力竭而亡的。歷年在珠穆朗瑪峰上遇難的攀山者也不計其數。在體操運動中導致身體傷殘的選手也所在多有。如果事事都要理性分析,大概應該會只得到人類都是喜歡犯賤自殘的總結(真的嗎?)。雷雄德副教授所講的沒有錯,我不過是對他的觀點有點好奇,在整個體育大糸之中,喝四罐啤酒跑1600米,值得這樣緊張?

對真正喜歡跑步的人來說,每天跑步就像每天要上大號一樣,不過是每天的生理習慣,完全不值一曬。對習慣喝啤酒的朋友,啤酒的存在就像食物多於酒精。成年人對於跑步和酒精都有自己的判斷,大概不需要像黃毛小兒一樣要人事事叮嚀;如果自己都不能夠對自己負責的話,法律上給你一個成年的年紀來做什麼?還是說,好像近日家長因為學生守龍門沒有帶頭盔,就要去把教練告上法庭是合理的事?據說衛生署還要求各院校都制止學生參加Beer Run呢!? 這裏一想到Beer Run 的源起,真是馬上笑出聲。

說實在,四罐啤酒跑1600米又算什麼?每年5月在比利時Liege 所舉行的Beer Lover Marathon,就是足本全程的42公里,穿過大街小巷,各種特色啤酒從頭喝到尾。我們有幾個朋友剛剛參加,玩得不亦樂乎,台灣更有團體組團參與。除此以外還有歷來享負盛名,在香港更以知名長跑教練作招來的法國波爾多紅酒馬拉松了。這些比賽難道都是「推人去死 」?還是市民大眾都自覺我們是東亞病夫,無法與歐西民眾相提並論?否則對這麼一個簡單的比賽都要口誅筆伐,也太可笑。

Beer Lover Marathon @ Liege,自己看相片,小朋友做義工,跑樓梯又有,船P又有,芝士都有,死得喇死得喇….

Beer Lover Marathon Official Photo Site (多相,勁開心,自己click in): https://www.facebook.com/pg/blm2016/photos/?ref=page_internal

我當然也很感激衛生署多多關心香港市民的身體健康,不過應該輕鬆的事情太認真,應該認真的事情就含糊以對,就未免過猶不及。想請問衛生署到現在還有沒有跟進食水含鉛的問題呢?有沒有跟進監督各個有鉛水問題的屋苑是否已更換食水喉呢?是不是問題沒有人提起就不存在呢?有精力的話,關心一些大問題是不是更加有價值?

Screen Shot 2017-08-02 at 10.31.14 am

Photo Source: http://news.memehk.com/posts/8675

 

20622821_10155575280103685_1292241629_o

筆者去年和友人私下跑的Beer Mile,跑完之後High到即使場玩水,笑了好幾天。

最後我不得不重申,喝四罐啤酒跑1600米,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如果有試過的朋友都應該會知道,覺得飽到嘔遠遠多於醉到嘔,因為一般人大概十分鐘就已經跑完,都未開始感受到酒精,全程就已經完結,High是留在賽後才High的。如果有些人覺得這是推廣不良文化,對不起,我只是覺得這樣說也實在太不堪。事關最新Beer Mile的世界紀錄是在去年做出的4分34秒。有本事的話可以試試完全不喝酒跑跑看,我猜能夠跑得進5分鐘之內的也沒有幾個人。自己不敢做,不等於事情做不到。現在挑戰Beer Mile 的跑手統統都是田徑場上的強者。

92004

Beer Mile Official Race ,我不太喜歡,因為太認真…勁!

2FA9A6FA00000578-0-image-a-12_1451399489968

前世界紀錄跑手Lewis Kent (2015)

5841a77182375

新世界紀錄跑手Corey Bellemore,更成為Adidas贊助跑手。

源自於大學校園的Beer Mile,年青有活力的人應該都會喜歡。如果有些人覺得它又危險又魯莽,那麼應該是這些人身心都太過老化,the fun is too much for them。

Screen Shot 2017-08-02 at 10.19.23 am

利申:我只是一個跑步專頁的編輯,沒有必要為《全城街馬》說項。我從來都支持肯求變,肯舉辦新賽事的團體。如果有其他團體都舉辦Beer Mile,記得通知。我一樣舉腳支持。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阿聯酋航空上的一顆朱古力】/Edkin

去年乘坐阿聯酋航空到倫敦的時候,有這麼一件小事,本來以為不值一曬,想不到今天卻是意義重大。

我知道阿聯酋航空有國家級後台,服務優勝無可厚非。然而有些小細節卻不是簡單純粹因為錢多才會出現。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上機的時候,耳機的包裝上附有一張小貼紙,乘客可以貼在枕頭旁邊,用來告訴空服員在你正在睡覺的時候,送飛機餐的時候應該要把你叫醒,還是把餐點放在桌上,又或者完全不要打擾你skip了就好。

另一樣,就是空服員的胸口上,都別有該位空服員所屬國家的旗幟徽章。乘客基本上一看過去,就知道可以說什麼語言,也可以馬上知道是不是「自己人」。

其實什麼人掛什麼旗,無傷大雅;若是發乎真心,情操就更見可貴。不過可能因為中國政府,屢次在各種場合故意打壓台灣,誓要令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見天日, 以致很多中國的民眾也認定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能出現在視線之內。而且更是連繫到那種脆弱心靈,一看到台灣旗出現就是不給面子,令到現在台灣旗在很多地方都變得可免則免,無謂惹上中國民眾這種麻煩。

所以那一天我在阿聯酋航空的航機上,看到那位空服員的心口上別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徽章時,我是感到有點驚訝的。我在中間的休息時間時忍不住問她,這樣掛著台灣的國旗徽號,公司沒有意見嗎?

那位空服員嫣然一笑,說公司對此並沒有所謂。掛了這麼久一直都是好好的。我說,是這樣就最好了。希望你不會被陸客找麻煩。

她說,「不會有問題的,因為我愛台灣呀。」

其實民眾的愛國情操,絕對是發自由衷,也不會因為被打壓而消滅。 相反,應該是愈打壓越旺盛吧?中國只要一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要過去騷擾抗議,我有時真是搞不清楚,究竟他們見想要一個中國,還是原來想要培植台獨。

我坐下來不久之後,剛才那一位空服員走過來,輕輕的放下一小盒朱古力,友善的跟我說:「送你的,謝謝。」我當然不會自作多情到以為得到空服員的垂青,我不過相信,這是她對一個陌生人能夠理解她喜歡台灣的心情所作出的一點回報。

可惜的是,這一兩天看到新聞,似乎阿聯酋航空對於中國大陸始終也是無可奈何,只好「斬腳趾避沙蟲」的要所有空服員都除下國旗徽章,免得觸碰中國神經過敏的心靈。

我想,那一位送我朱古力的空服員,今天即使不得已要除下胸前的台灣國徽,台灣的國旗也必定照樣在她心裏繼續飄揚。

58621225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