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愛地說珍重(加拿大小學日常)】 /Edkin

一轉眼又到了學年的最後一天,正式的課程上個星期已經完結,這幾天的學校 滿是假日情緒;一年下來的學習筆記,繪畫相片和記錄統統都派發回來,大家都準備放假去了。

不過因為這裏上學實在太開心,孩子們更加捨不得老師和同學。假期前最後的兩天,分別是頒獎禮和結業禮,7年級的學生準備升中,在簡單的畢業禮上,同學們珍重道別,竟然讓老師和同學們都弄得眼濕濕。其中最為催淚的是其中一位從學校開幕一直執教到現在的老師退休,更是把每一個人都弄哭到唏哩哇啦。

36398100_10156440898338685_4889840809324576768_n

這一位老師一直都專職教小一學生,小兒的班級正是由她負責。這位老師溫柔有愛心,會特別花時間給個別一開始還沒有習慣的學生,分組的時候也不會讓學生落單,會陪伴個別還未能融入群體的小孩。每一天的學習裡沒有壓力,給予每一個小孩子很多的尊重和愛護,令到他們在小學第一年的過渡期有著很強的安全感。難怪當她退休,學校所有孩子都會不捨得這一位學校裏所接觸的第一位老師。

36397363_10156440898378685_5046691301282545664_n36456994_10156440898363685_182407978320658432_n

今年負責派的證書給七年級同學的,正是這位老師。對這一位老師來說,看著小孩子從小不點長大到比老師還要高大,感觸應該也是頗深。而學校送給她的禮物,是一件有全體教員和學生寫上名字的t-shirt。怪不得老師收到之後,忍不住眼角也有淚痕。

每次看到這些美好的時候,我心裏面總是會想,為什麼加拿大可以,而香港做不到?(如果香港可以的話,孩子就不用山長水遠來到加拿大)為什麼呢?

原因有很多,但我想最主要是因為這裏的老師工作負擔相對輕得多,不用兼任一大堆教學以外的文書工作,教學內容又自由自主,也沒有評分壓力,而且每班的小鬼也不過十多人,當然有足夠的精神和空間去好好照顧每一個人。

在香港有心的老師有很多,在整個制度之前卻是無能為力。雖然我暫時不敢苟同這裏的教育在學科上放慢手腳,但是看到孩子們寧可上學也不要放假,每天也想要見到同學和老師,每天上學都帶著歡笑,就覺得念書應該不必急於一時。在香港以及亞洲地區,對於競爭充滿了恐懼。家長們的期待,多少也造就了畸型魔鬼教育制度的誕生。如果我們每一個人沒有放下這種害怕落後的思想,我們又哪裏有立場去投訴教育制度令孩子如此痛苦難受?

另外,小班教育也是關鍵。對著幾十個學生當然和對著十幾個學生,一個老師所能夠付出的當然大有分別。讓老師能夠對學生多一點關注,對每一個孩子的性格和習慣瞭如指掌,教育和溝通的時候當然能夠事半功倍。每天在班上能夠親密的一對一聊一下天,下課的時候把每一個孩子送出門口給予一個擁抱,讓關愛一點一滴地累積,師生之間的關係密切,當然自然就會培育出信任與尊重,又何來會有責備和懲罰的需要?

最後一天,這位要退休的老師,更為班上的每一個孩子買上一個布娃娃,給每一個孩子送上最溫柔的祝福。這一點愛,孩子們會永遠記在心裏。小兒在加拿大第一年有這樣豐富經驗的老師實在是幸運,希望老師的退休生活更精彩愉快。

36431723_10156440898353685_1476009654944268288_n

這些事情看在眼裏,才知道原來小孩子腦裏面其實想著很多事情。我們小學的時候沒有什麼畢業禮,也許覺得沒有必要吧。但原來有機會藉由畢業禮梳理一下感情,對每一個人都有好處。應該流的眼淚不必吝嗇,讓彼此充滿愛的說珍重,小學有畢業禮原來真不錯。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國際不再恐同日(加拿大小學日常)】/Edkin

32929763_10156338375313685_2860731751402045440_n

每年的5月17號,是「國際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簡稱IDAHOT,可算是LGBT界的大日子。因為在1990年的這一天, 聯合國不再將同性戀列為疾病,是LGBT平權的里程碑。

那麼這又跟教育有什麼關係呢?關係在於,這個議題是加拿大小學教育的一部分。

不錯,不是香港那種尷尷尬尬的性教育,而是開宗明義的教育孩子們接受每個人的性取向選擇。

在加拿大生活過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明白真正的「自由」是什麼意思:「自由」就是你做什麼都沒有人在意。穿衣服是否時尚,是否誇張;有沒有化妝,喜歡長頭髮或者短頭髮,身型是否苗條,圓潤的女子可不可以著比堅尼、、、這些事情在加拿大根本無人過問。加拿大的傳統是尊重每一個人自己的選擇,不過問他人的選擇是基本禮儀。

32860152_10156338375253685_3463994594281127936_n

班房門前,"This is a safe place for LGBTQ People"

正因為加拿大是這樣保護個人權利的地方,將LGBT這個議題列入教程就變得順理成章。對於比較古板,或者有宗教信仰的亞裔家長來說,這個議題會令他們坐立不安。然而學校裏面所要向學生傳遞的訊息,無非只是要學生尊重每一個人的性向選擇,也教導孩子們不應該因為他人和自己不同,而作出任何霸淩的行為。

加拿大早就已經立法承認同性婚姻。在很多法律的文件,都會支持各種類型的關係(common law, homosexual, transexual),所以即使數量不是很多,孩子們還是很有機會接觸到其他學生的父母並非一男一女的組合。有關LGBT的教育,正好就可以在孩子成長的初期解答他們對這方面的問題。於是孩子們一路成長,對於有不同性取向的人,也就不會覺得有什麼大驚小怪。

何韻詩在北美洲巡迴演唱會上,少不了唱《勞斯 萊斯》這一首她自己的首本名曲。何韻詩說這首歌都十多年了,她真希望有一天這首歌會因為社會的進步而被淘汰,會變得不合時宜。但她笑著說,可惜現實和理想仍然有很大距離,這首歌似乎還要唱很多年。

我覺得,社會的傳統根深蒂固,要令到LGBT可以好好地融入亞洲社會是機會渺茫。但是遠在太平洋另一邊的加拿大,多得開放自由的國民性和從小的教育,LGBT已經可以被社會接受,可以過上和其他人一樣的平凡日子。如果有孩子在青春期發現自己有同性戀傾向,也可以得到足夠的輔助,而不用陷入《勞斯 萊斯》那樣悲劇的境况。這樣應該已經是何韻詩希望見到的情況吧?難怪在香港很多有質素的homosexual couples,都寧願選擇離開香港到澳洲或者加拿大生活。一個開放多元的社會,應該也是吸引人力資源的其中一個要點吧?

32399159_10156338374553685_1231959240839528448_n

作為家長,看到校內遍佈有關今天「國際不再恐同日」的壁報和資訊,我一點都沒有害怕,心裏反而充滿了對這個社會,從小教育的這種自由平等而感恩。

It is just love, nothing but love.

勞斯.萊斯
作詞:黃偉文
作曲:Edmond Tsang
編曲:王雙駿 for double c music group

勞斯和萊斯 都是花樣男子
勞斯 原是個校隊的優秀種子
萊斯 只喜愛讀書
偏偏他倆 早見晚見
每日著住同樣 純白襯衣
羅曼史 開場於 相鄰的桌椅
不過二人 不敢放肆

能成為蜜友 大概總帶著愛
但做對好兄弟 又如此相愛 旁人會說不該
忘形時搭膊 自有一面退開
暗裡很享受 卻怕講出來
兩眼即使 移開轉開
心裡面也知 這是愛

男子和男子 怎能親密如此
勞斯 難面對 卻跟他勾過手指
萊斯 偏偏那樣痴
終於一次 他撲過去
四目對望然後 除下襯衣
迷惑中 的勞斯 此時先至知
一向沒當這好手足女子

能成為蜜友 大概總帶著愛
但做對好兄弟 又如此相愛 旁人會說不該
純情何事會 讓這悲劇揭開
他真的很意外 想起相識以來
一起溫書逛街聽歌看海

日日也親暱如情侶 底牌終揭開

為何還害怕 若覺得這樣愛
尚在計算他又是誰 可否愛
旁人哪個 接受這種愛
明明絕配 犯眾憎 便放開
永遠的忍耐 永遠不出來
世界將依然 不變改
只會讓更多罪名埋沒愛
可要像梁祝 那樣愛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在藍藍的天空下放下瑣碎 ― 溫哥華BMO馬拉松 (下)】/ Edkin

七、那山那人那海

DCIM100GOPROGOPR1043.

好不容易跑了半馬的距離,一面下坡一面離開UBC,漸漸就跑進西區的一系列海邊沙灘。從Spanish Banks,Jerico Beach一路到Kitsilano Beach,海岸邊都是白色的粗砂,上面散放著一段段飽經海風的圓木。夏天的時候當然聚滿了遊玩的市民,然而在其他的季節,即使天氣不晴,坐在圓木上聽著海浪,對著太平洋放空,就有著難以言喻的治癒感。

DCIM100GOPROGOPR1063.

DCIM100GOPROGOPR1079.

來到這個位置,慢慢發覺腳步開始變得沉重。缺乏長距離練習,體力衰退的感覺終於襲來。溫哥華馬拉松在這方面也真是可恨,竟然在這裏就看到對岸的士丹利公園!身體一邊開始感到吃力的時候,還要告訴自己,要去到海灣的對面才是終點,像極了跑渣馬時在美孚那一邊看到遙遠的西環一樣。雖然知道始終還是會去到,心裏卻開始咒詛起來。

然而Kitsilano 沙灘上滿滿是我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上的種種回憶,和沙灘擦身而過的一下,臉上只有微笑,沒有恨。

八、Grind it through

DCIM100GOPROGOPR1098.

DCIM100GOPROGOPR1098.

離開了連串的海灘然後就要渡過最後一道Burrard橋。這時候已經跑了30公里,上橋的一段顯得格外吃力。就在剛才開始我慢慢地被不同的跑手超越,腰和腿愈來愈沉重,我就知道剩下來的路程必須要像拖著石磿一樣,慢慢把路程磿掉。馬拉松的後段就像日常生活,有時很痛,但要走總會走得動,活了幾十年的我很擅長。

Vancouver-Pride-Paradepride_parade_big

DCIM101GOPROGOPR1130.

DCIM101GOPROGOPR1142.

下橋以後就向著市中心旁邊最受歡迎的海邊English Bay 進發。這也是每年LGBT巡遊的路線,加拿大年輕俊朗的總理已經不止一次來到這裏參加這個巡遊。有時會問自己,究竟為什麼要離開了自己出生的地方和所有在意的人情事物?可能是因為我憧憬一個只要自己願意,就能夠改變現狀的公平自由社會。2014年之後香港的事情一天比一天荒謬,自己一個大人當然沒有所謂,家中的孩子呢?老人呢?會不會有一天我的孩子想要保護一個農家,或者為了保護廣東話,結果會被抓去坐監?

不敢想像。

所以每次我困惑猶豫的時候,我只能不停告訴自己,Es muss sseinEs,縱使我多麼想念香港的一切,Es muss sseinEs。

九、就讓一切隨風

今天陽光漫爛,路上春花未開滿,悄然已像初夏。English Bay 上都是遊人。他們熱情地向跑者打氣,我的雙腿卻沒有回應,只有不聽使喚地越來越疲累,腦海裏回憶的片段反而越來越清晰。那年在這個海灣看過的夕陽、遠方的閃電,同行那一位朋友現在已經在檀香山定居。花白的陽光和途人的喝采,有一下令我以為回到在芝加哥馬拉松路上,可惜現在已有辦法和那時一樣的笑著跑。跑馬拉松的時候越是用意志來壓制身體的痛苦,這種離奇古怪的思緒就越多。

DCIM101GOPROG1071151.

DCIM101GOPROG1091171.

DCIM101GOPROGOPR1154.

DCIM101GOPROGOPR1167.

DCIM101GOPROGOPR1177.

English Bay 的路,會自然而然地帶跑者進入史丹利公園的範圍。這一段大概八公里,路上平坦風景優美,是溫哥華其中一條最熱門的跑步路線。不過到現在要逐公里捱,那一彎之後再一彎就很要命。雖然努力一步步的走下去,動作卻很僵硬。用意志力苦苦地堅持,也無法阻止 4小時的pacer終於越過自己而去。也很久沒有試過這樣拼命去跑一個馬拉松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那份固執,似乎是想把這段時間無能為力的事情,用力地和每一公里的路一起磿掉;讓在旁邊從太平洋吹來的風,把那些事情吹散了無痕。

最早的一件衣裳 最早的一片呼喚

最早的一個故鄉 最早的一件往事

是太平洋的風徐徐吹來 吹過所有的全部

《太平洋的風》― 胡德夫

在公園裏不停地喝水、轉彎、繼續跑,好不容易到最後一公里才終於走出公園的範圍。最後的一小段路,旁邊有不少市民為跑者加油打氣,氣氛還是可以的。只是一路要不停上斜,就很難上演最後一段拼命狂奔的戲碼了。雖然已經sub 4無望,儘管從30公里開始發痛的ITB和十字韌帶在悲鳴,雙腿還是奮力地機械式向上爬,一步一步邁向終點。

DCIM101GOPROG1111194.

DCIM101GOPROG1111196.

DCIM101GOPROGOPR1199.

DCIM101GOPROGOPR1200.

十、在終點見自己

DCIM101GOPROG1121206.

DCIM101GOPROG1121215.

DCIM101GOPROG1121215.

衝線的一刻,所有動作和痛楚都放開了,正想感恩第一次完成新主場的馬拉松,眼淚卻毫無預兆地奪眶而出。感動的馬拉松有很多:完成了夢想之中的紐約馬拉松的時候,有過一下流淚的感覺,但我沒有。完成熊本馬拉松之後,看到隊友在終點等待自己,有一下開心得想哭,我也沒有。今次衝線之後,竟似打開潘朵拉盒子一樣,不安、徬徨、怨懟、不忿、無奈、屈辱等等原來一直備受抑壓的情緒,一次過被釋放出來。就在終點線後不遠處,我嚎啕大哭起來。

我變做了鋼鐵 但未完全勝利 無人晚上會記起

我都想可以脆弱到 仿似瓷器 極易碎那顆心 就如玻璃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何韻詩

工作人員帶我到一旁,讓我在坐下來慢慢哭,不詢問不打擾也是一種溫柔。眼淚把太陽眼鏡內的視線弄得一片模糊。我想起另一位編輯Janice 説在名古屋流淚的時候,還可以自欺欺人地認為 帶著太陽眼鏡,別人就會看不到,不過真的哭起來其他人又怎麼會不知道?我用了好久才把情緒平復,深呼吸了好幾下,用滿是鹽巴的手臂把眼淚鼻涕擦掉,擠出笑容,再向前走去領取完賽獎牌。

DSC_2143

沒看得出剛哭過對不對?

 

潘朵拉盒子打開之後,世間都是妖魔鬼怪,最後還好把「希望」留在盒子當中,人生才可以像《星球大戰》裡的反抗軍一樣,即使被圍剿還不至於絕望。揪心又無能為力的自己,在路上已經被磿碎還給了溫柔的太平洋。抱著希望,還可以迎接眼前尚未解決的種種難關。從來沒期待有什麼特別的溫哥華馬拉松,卻在路上滿滿的的回憶中,給予我再重新開始的希望和勇氣。

 

五月溫哥華街上,風吹散樹上櫻如雨,仍期待下一花季可再見。

感謝Janice 的名古屋初馬文章,給我相當多的啟發。這應該是我人生一半的再初馬吧。

【在藍藍的天空下放下瑣碎 ― 溫哥華BMO馬拉松 (上篇)】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在藍藍的天空下放下瑣碎 ― 溫哥華BMO馬拉松 (上)】/ Edkin

一、前塵往事

(按:溫哥華馬拉松是我自己的一次回憶之旅,寫來長篇,希望大家莫要見怪)

2017年5月,少有地從公司拿了整整一個星期的假期,回來溫哥華看望抱恙母親。我記得剛回來的第一天,正好就是馬拉松舉行的日子。坦白說,那時候我還有一點在想,既然遠道來到溫哥華,也許可以順便參加比賽?不比很快就打消了念頭,畢竟今次回來,是我專誠探望即將要進行手術的母親,偷拿時間去玩也實在太過。不過我還是好玩不心息,就在早上去了終點線前,為跑者打氣感受一下氣氛。

後來聽說我妹妹相當生氣,覺得母親正要動手術之際,我的心裏卻還在掛念跑馬拉松。

其實,少少離家老大回,我對老爸老媽生活上的事情已經陌生。那時,沒有來得及再認識,更加還沒有感受到母親病情的險惡。然而後來當我回到香港,才知道原來母親在後來康復期間的時候才最辛苦,而我卻偏偏不在身旁,回溫哥華的時候也不過是一個沒有用的啦啦隊,關心不夠還反而去了看馬拉松。

難過、悔恨和遺憾的心情一直縈繞不散。

7Q9A4257

2018年5月,一年時間轉眼飛逝,歷盡幾多波折和混亂,終於和家人到了溫哥華生活。


這段時間裏面我完成了芝加哥和紐約馬拉松,內容雖然精彩和難以忘懷,然而感覺都像是完成一些在離開香港之前就已經決定了的事情,真正在加拿大所作的決定,似乎都是躊躇不前。直至在一月份的時候看到了溫哥華馬拉松的廣告,就覺得現在溫哥華已經成為了自己的主場,從這一年開始,這個馬拉松非跑不可。

在這裏的生活,其實在很多方面都仍然未好好建立。處理好很多家庭事務之後,能夠放心去練跑的時間,有時比起香港還要少。練跑除了要鍊身體,其實還要看你的心境和環境有沒有裕餘去放心練習。結果是,這半年裏面,全部都只是讓自己維持跑步習慣的十公里,和十多公里的越野山跑,卻沒有練習過一次有二十公里以上的長課。

跑步沒有十年都有八載,缺乏長課練習有什麼結果,自己當然心照不宣。所以到比賽之前,久違了的那種對馬拉松未知的焦慮,又再慢慢地溢滿心頭。

更糟糕的是,比賽之前一個月,發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狀況,練習的內容更加一塌糊塗。混亂到我竟然是在比賽之前一個星期,才記得要參加全程馬拉松。

不錯,在一個全新的主場,像一張白紙一樣站在起跑線。這是「Es muss sseinEs(非如此不可)」的天意。

二、踏上起點,回到起點

溫哥華馬拉松已經有40多年歷史,和紐約馬拉松一開始的時候一樣,都不過是幾十個瘋子繞著公園跑幾個圈的小賽事。但是後來它變化蠻多的,有些年在市中心穿插,有些年卻要跑到西溫(West Vancouver)再穿過獅門橋(Lion Gate Bridge)跑回市中心,和香港的三隧三橋有得比。 直至近來幾年,才是現在比較平整正直的賽道。現在的賽道也很簡單,就是從伊利沙伯女王公園(QE Park)出發,沿著49街進入卑詩大學(UBC),經過西區漂亮的沙灘和海灣,再進入士丹利公園(Stanley Park)跑一圈,最後回到市中心作結。

Screen Shot 2018-05-13 at 5.31.24 PM

那一年編輯HY他傻傻的快閃要來溫哥華跑馬拉松,回去之後對風景讚不絕口。也難怪,去多幾個城市之後就會發覺,溫哥華的景致比起很多地方都要優美,何況整條路線大部分都是溫哥華人平常休憩的公園用地。如果是遊客一定會覺得目不暇給吧?

然而溫哥華對我來說是老地方了。在這裏我渡過了自己最青葱和困惑的時光。即使大學畢業之後馬上就回到香港,但在這裏渡過的歲月,卻無時無刻都在我心裏提醒我,有一個這樣即使連它的冬雨都會為之甘之如飴的第二故鄉。今次的路線前半就是由西區跑往UBC走一圈,對我來說就別有一番思緒在其中。

三、小而美的起跑

當美國馬拉松的保安區越來越大,和平的加拿大還只是在起步點會幾個街口外才開始封路。跑手可以乘坐預先登記的免費穿梭巴士到達起步點附近,十分方便輕鬆。如果有參加的朋友就千萬不要錯過這項服務。

DSC_2117DSC_2119

因為跑手人數不多的關係,起跑區幾個簡單帳篷就已經足夠;甚至連行李車,也只是三大台就已經可以把所有的行李運回起點了。洗手間的配置也充分,而且繼在倫敦馬拉松見識過女子小便區之後,今次在溫哥華也有了男子小便區,大大減少了男子佔用洗手間的空間,舒緩了廁所的使用壓力,很值得各大賽事仿效(因為是男子組,當然有圖有真相)。

男子小便區

四、逆走西區

DSC_2141

全馬組選手幾千人,分開三批起步。大榔概十五分鐘之內已經全部順利出發。起跑之後經Cambie Street轉入49th 街向西跑。這一段路平平無奇,卻是幾多早期比較富裕的香港和台灣移民所居住的主要區域。而對很多家住溫哥華南部列治文市的朋友來說,這些路段也是通往市中心和大學的必經之路。一邊跑過,就好像一邊再訪許多朋友的家門一樣。當然現在溫哥華的房價已經被更多富有的內地新移民抬高得難以負擔,這些道路兩旁昔日簡樸的平房,都已經被重建成為多層公寓,城市的景觀已經悄悄地改變。

DCIM100GOPROGOPR0957.DCIM100GOPROGOPR0956.DCIM100GOPROGOPR0947.

49th 街到尾轉入SW Marine Drive,開始重新進入園林精緻的傳統社區。道路兩旁的居民都有出來為跑者打氣,縱然人數不多,感覺也是親切溫暖。這一路上在林蔭之下乘著涼風向前奔馳,頭十公里輕輕鬆鬆就過去了。以前每逢考試都在西區朋友的家裏開夜車,清晨的路上我們幾個同學就是在這條路線一路飛車趕回學校考試。那時候一點運動都沒有,怎麼會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跑著馬拉松走上同一段路?那時候一起搏殺的同學,都沒有聯絡了,大家有沒有和我一樣,都漸漸變成了中年大叔?

DCIM100GOPROGOPR0960.DCIM100GOPROGOPR0958.DCIM100GOPROGOPR0961.

五、King & Queen of the Hill

及後UBC的一段路在高位,爬升是避無可避。在11公里處,就有一小段全長1.5公里的上坡路。 主辦單位還滿有幽默感地放了一小塊指示牌說參賽者是“King & Queen of the Hill”。我的參賽經驗不算多,但是除了像柏林馬拉松一樣的國際大賽,那有馬拉松是不用上斜的?對於來自香港和台灣的跑手來說,跑過香港CCM和台灣田中之類的賽事,眼前這一段路沒有什麼大不了。

DCIM100GOPROGOPR0974.

值得高興的是,在斜坡的中段和最頂,主辦單位都有安排音樂表演,有搖滾有鄉謠,都令跑者精神為之一振。而且在這個中途的水站,我發現四小時的pacer 竟然遠遠地落在我後面,莫非可以在這個馬拉松再次sub 4?突然之間不敢怠慢,開始穩定心神向前走。

Screen Shot 2018-05-13 at 9.18.53 PMScreen Shot 2018-05-13 at 9.17.56 PMScreen Shot 2018-05-13 at 9.16.58 PMScreen Shot 2018-05-13 at 9.14.52 PM

六、回到校園

UBC 校園一直以風景優美馳名,這完全是多得圍繞在校園周圍面積達 874公頃的Pacific Spirit Park 所帶來的綠化效果。在上完斜之後的14公里到21公里,就是穿過這個公園,一直在UBC外圍跑。最近十年八載,校園增加了很多新建築,裡面的樣貌和我當年讀書的時候已經有很大改變。但是馬拉松經過的,都是至今未變的學生宿舍和林木研究設施。

DCIM100GOPROGOPR1003.DCIM100GOPROGOPR1011.DCIM100GOPROGOPR1024.DCIM100GOPROGOPR1026.DCIM100GOPROGOPR1034.DCIM100GOPROGOPR1036.

在很久以前當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參加了大學的導覽,由大學生帶領我們這些小朋友遊覽校園,那時候也是走過這一段路。時光荏苒,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不再是黃毛小子,甚至已經畢業,再工作十多年了;到今天,卻竟然又再像那時候一樣,以所有事情都以重新開始的姿態重回舊地。途中還看到舉辦畢業禮的Chan’s Centre。不久之後那裡的玫瑰就會盛開,又會有另一批畢業生躊躇滿志地離開校園。今天的我,又回到十幾年前的這個起點上了。

在藍藍的天空下放下瑣碎 ― 溫哥華BMO馬拉松 (下篇)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加拿大溫哥華BMO馬拉松EXPO – 在地球另一邊的跑步文化( 下)】/ Edkin

陽春Expo

看過另一位編輯HY 兩年前的報導,就知道溫哥華馬拉松的EXPO相當陽春。參加人數不多,又缺乏大型贊助商(主要服裝的品牌不過是Running Room),進去拿個號碼布以後就真是一眼望通。紀念跑衣更是貫徹加拿大的環保作風:索性即場才在衣服上印上比賽logo、距離和年份,這樣就不會有任何的衣服到最後要廉價賤賣、、、這真是小型比賽小型廠商才做得到。

DSCF8152DSCF8153

DSCF8162DSCF8157

EXPO裏面都有其他運動用品,但大都是以跑鞋為主。另外就是加拿大的名產:各式各類的fruit bar和energy bar(比香港便宜接近一半)。在展區的後尾,展出了自1972年起到現在的賽道地圖和冠軍名字,賽道由Stanley Park 跑五圈到二千年代的九曲十三彎,至現在終於比較直路,發展和改變可不少。令人驚訝的是由七十年代起有落相當多的日本人勝出冠軍,日本和溫哥華的聯系,比很多人想像都深。

DSCF8156

配速手帶,還有水印版,值得拿!

DSCF8164DSCF8165DSCF8166DSCF8167

DSCF8168

Crazy…. 個圈點兜呀?

到最後拿到t shirt就完成了整個EXPO,t shirt 前面只有小小的一個logo 真是不提也罷,背後印上的賽道地圖,裏面的每一個小區都幾乎是卑詩大學(UBC)學生的生活圈,學生時代的回憶,頓時回到心頭。至於跑手包、、、一個寄物膠袋,一本小冊子,再加一本介紹加拿大比賽的廣告書,一條贊助商送出的能量糖果,和臨出門口再派的手套、、、 就只有這麼多了,要什麼資訊就上網看,連簡介手冊都沒有,應該是說環保還是資源緊拙?

31906163_10156308665283685_6375316073973022720_n31895189_10156308665148685_6702358914232483840_n

自己看過好幾個一流的賽事,相比之下無法不覺得溫哥華太寒酸。所以,人生不要太早吃到黯然銷魂飯,不然以後要令到自己覺得開心興奮的事情就很難了。

Vancouver Expo 上篇連結:https://wp.me/p4UJer-Cu

#溫哥華BMO馬拉松, #Vancouver_BMO_Marathon, #Vancouver, 馬拉松 看世界 /Run the World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加拿大溫哥華BMO馬拉松EXPO – 在地球另一邊的跑步文化(上)】/ Edkin

31944186_10156308665118685_6782058105493520384_n

OKOK… 其實溫哥華馬拉松呢,實在是地方小賽事,規模上實在沒有什麼好報導。不過小編既然已經長駐溫哥華,有著地利不報導也說不過去。如果大家看了覺得簡陋,就姑且容忍一下。😂

大牌子馬拉松之外的真實世界

在介紹之前不妨淺談一下北美洲的跑步文化。北美洲路跑,相比起全世界其他地方算是字號老人數多。隨便舉一些數字都嚇壞人:波士頓馬拉松辦了121屆,紐約馬拉松完賽人數達51’000人以上,甚至連這個小小的溫哥華馬拉松,也舉辦了四十六屆!

但是,平常在街上卻絕對感受不到跑步盛行的氣氛。純粹因為地方大,而且每一個人的時間更加有彈性,所以即使在熱門的跑步路線上跑十公里,能夠遇上的人也可能不超過十個。所以在北美洲,跑步是一種相當自主,甚至乎是孤獨的一種運動。雖然平常都會有跑會定期聚會,但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各自修行。

許多跑者,只視跑步為的生活習慣(看過小弟的部落格就知道加拿大的跑者跑步是風、雨、雪不改)。再加上北美洲穿州越省的交通費並不便宜,跑者對參與其他地方的比賽並沒有像亞洲地區一樣那麼熱衷。

png0121Nwindstorm-03DSC_1504

而且很多每個月都跑二三百公里的跑者,都不一定有興趣參加馬拉松。而他們一但參賽,就會像Runner’s World裏面那些hard core訓練一樣狠狠地訓練六個月,誓要拼老命破PB,也幾乎沒有所謂run for fun這回事。雖然天天跑步不偷懶,但他們可能只有參加過幾個馬拉松。每每當他們知道我們跑了十幾廿個馬拉松,都會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所以除了六大和那幾個比較有名的比賽一票難求之外,其實一般的馬拉松參加人數和參與程度都偏低。

DSCF8147

溫哥華馬拉松綜合所有距離的參賽者有一萬六千人,就已經算是加拿大第二大馬拉松賽事了。它的全程馬拉松名額只有五千,在EXPO之中即場報名都還有剩餘名額;多人跑步但少人比賽,這才是北美洲現實的情況。

#溫哥華BMO馬拉松, #Vancouver_BMO_Marathon, #Vancouver, 馬拉松 看世界 /Run the World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教育第一篇:首先學做人(加拿大小學日常)】/Edkin

我得承認,即使經常都會到學校做家長義工,我還是不太懂他們在學校到底教什麼。

我們做家長最在意就是學科的教育。但是,我總覺得他們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之下教完的。要不是在學校工作檔案內見到數學工作紙,我還以為他們從來沒有教過數學。數學程度上當然比香港低一大截,小學三年級還是在做香港小學一年級程度數學,即是數一數數塊、簡單加減和度量衡哪一種。英文就更加大異其趣。有關數學和英文,我要在另一篇文章再介紹了。

重點是,他們平時上學的時候在教什麼呢?

似乎每一天早上,大部分都是一些有關思考和德育的問題。譬如之前就有一個早上,就和小朋友討論什麼是事實(fact),什麼是意見(opinion);為什麼事實就可以引述,為什麼個人的意見就要接受別人的討論……哇,這討論也挺深奧的。

最近,就教正能量(見圖)。

thumbnail-2

Fixed 還是Growth Mindset?就是把說話說得正面一點,不要自己先打沉自己。老師於是就讓小朋友說出對自己的不滿和期望,然後再在旁小心提點,讓他們懂得怎麼正面的方法來吧說話說出來。我在旁邊看著,感覺竟然像保險經紀訓練大會,這也實在太洗腦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邊的小孩子也許學科表現並不特出,但每一個人都自信心爆棚,尤其是在表達能力方面都非常優秀,我相信這和他們平常每天開放式的討論和表達意見有莫大關係。 大家都會知道現在在工作中presentation佔了很重要的一環,甚至乎在今時今日媒體資訊泛濫的年代,有效地表達個人意見就更加關鍵。在這一方面的能力,這裏的孩子是真正的贏在起跑線。

而且可能因為平常都有很多機會讓他們表達意見,課堂秩序反而非常良好。老師通常只要一擧起手,學生就會乖乖的坐到老師前面聆聽老師的指示。這一個行為並不是純粹的服從,而是他們知道安靜聆聽是對別人的一種尊重。老師和學生是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彼此互相尊重,相處自然愉快。

thumbnail-3

在這裡的學生除了很有自信之外,他們對他人、社會和自然都抱有很強的正義感。這些價值觀,亦是在每天的教育中所萌芽。有關其中仔細的內容,我想也是必需要分開來寫。接著下來幾篇我會詳細一點寫他們有關價值觀的教育,大家就夠能夠明白加拿大這個左傾的社會意識是怎麼形成的。

左傾?不是中國大陸的那個左,是偏向平等博愛的那一種「左」。當整個社會都偏向左傾,其實絕對不是壞事。左傾總比民粹好,對吧?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真·偽·朝活】/Edkin

每次聽到「朝活」兩個字,我都會忍不住苦笑。 尤其是再加一張很chok的自拍照(可能是在熱身甚至乎在跑),然後加一堆發奮勵志的hashtag:

#我偏要跑 #帶著歡笑流汗 #日出最美 #晨光第一線 #blahblahblah

我通常會看得雙眼反白。

我曾經好一段時間要在一些山旮旯*的地方準時八點鐘開工(例如「橫台山紅毛潭」, 如果你知道在那裏,我真是恭喜你)。換句話說,最遲六點鐘已經要起床準備上班。落手落腳工作的師父就更加要再早一點,事關還要喝個茶吃個盅飯才夠氣力工作,五點多鐘起來是等閒事。當有些人說七點鐘「朝活」的時候, 世界上更多人已經在開始在「幹活」,所以我實在不明白「朝活」有什麼值得表揚。

當然,毛澤東也說過沒有實踐就沒有話語權(網上流傳未經考究),晨早起來跑步這件事我還是有的。並不怎麼浪漫就是。

曾經有一段時候很在意能否進步,也很沉迷每個月累積里程,工作時間緊迫加上家庭也要照顧,每天剩下來的時間基本上只有晚上11時後和早上上班之前。有時晚上因為各種原因未能出去跑步,就會死不心息地想要在早上補回一課。 於是,即使只不過是十公里,也要在五點鐘出門口開始跑。我的Garmin, 第1頁顯示項目之中總有一項是“TOD”(The Time of Day),因為很多時候不要問有多少距離,而是什麼時候要回家洗澡出門口。跑完十公里,回家洗澡吃一點早餐在六點多出門口,趕得裙拉褲甩。

所以我真的不明白,「朝活」到可以自拍是生活到多麼有裕餘的一種狀態。 况且自拍側面背後五六分鐘,也可以多跑一公里吧?

這實在很難懂。

當然可以說,再早一點起來,就可以跑完之後還做個planking 再有時間靚靚自拍、、、 那麼要為了自拍而四點鐘起來嗎?Sorry,你就當我心靈軟弱, 四點鐘起床還是敬謝不敏。

我的一個老友,喜歡做半夜通宵更,公司也有24小時開放的健身室,於是他經常就早上四點多鐘去做健身,吃過早餐然後再去上班。在他而言,「朝活」並不是什麼inspiring的行動,極其量也只是符合自己生活時間的一個選擇。

以前農夫為了避免日間的炎熱而往往在天光之前落田耕種,古語文泰斗季羨林為了能專注而在每天的四點鐘開始閱讀和寫作,村上春樹和Steven King 也都有一早起來寫作的習慣。這些並不是巧合,而是純粹以最有效率地完成事情的結果而已;他們大概也沒有想出一個什麼「朝活」的詞語去讚揚自己。

所以我想,真正「朝活」的人,應該都是不哼一聲默默耕耘。而旁邊的人可能從來都不知道他們一早已經把自己要跑的跑完,再安靜地等待每日的工作來臨。每日完成了自己的目標,看著晨光的時候,試過這種恬靜的人都會明白,這完全不需要,也不想和別人分享。

後來我聽到一位朋友跟我說,前男友最喜歡就是要她幫忙拍他跑步的相片,然後在後面加一堆勵志hashtag,還要明明是九點鐘跑步就把它寫成七點鐘。現在回想,就覺得這種做show給其他人看的動作太可笑。我說,這大概是一種「偽·朝活」吧。

不管是跑步還是哪一類型的用功,是要自己明白得失,還是要向別人表現?

只有自己才知道。

*廣東話,音「卡啦」,「 位置偏遠交通不便」 的意思。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乘數的興奮(加拿大小學日常)】/Edkin

SquareEmoji_11042018_071353-1.png

學校的春假之前幾天,我和平常一樣來到學校做家長義工,順便在旁偷聽一下他們現在課堂的內容。今天教的是標點符號。老師羅列出常用的標點符號逐個解釋之後,他就問到班上學生,有沒有一些標點符號他們有見過但是還沒有討論到的?其中有一個學生走來在黑板上寫上數學的乘號和除號,老師說這兩個就不是標點符號了,就問,有幾個同學認得這兩個符號呢?

全班裏面幾乎所有小孩子都舉起手來。

哈哈哈,我心想,即使加拿大的教育怎麼希望把孩子的學科學習推遲,但家長和學生們卻似乎不領情,還是在家裏自己學起來吧?已經小三都還沒有開始準備乘除數,比起香港也真是相當的遲了,這也不能怪家長偷步對不對?

不用問孩子們都很踴躍的說這是乘號和除號。老師隨後就說這還不是教的時候,春假之後回來他們就可以開始學了。

然後學生們都一起發出非常遺憾的嘆息聲“~Oh…”

這一聲嘆息,對我來說卻非常震撼。因為眼前這些學生是真的非常渴望去學習乘數和除數,真的像不能去遊樂場玩一樣覺得失望。

對於未能開始學習而覺得失望,對於學科學習真心渴求,我自己有試過嗎?至少在小學的時候我一定沒有試過。反而試過好多次,因為自己懶惰,學科上沒有跟上,後來經歷了好些苦苦追趕的日子。的確,從小到大,我都害怕落後於其他人。別人沒有學到的,自己就想偷偷地先開始學,即使不能認叻,也不至於在真正開始教授的時候變得落後。一路追一路趕,大家都在進行這場沒有宣之於口的較量。所以真的完全沒有想過可以是另一種情況:如果學校慢慢地教,令每個學生不單止能夠追上,更加是急不及待地想要學更加多呢?

其實對於小孩子,學科的學習早一點和晚一點,長大以後回顧的時候,應該一點關係都沒有吧?想要催迫學習,只要不停提前進度就可以。反正小孩子學習能力快,越壓榨他們,他們就更能往前推進。但是在學習裏面得到自信心,對學習充滿渴求的感覺,卻不是想要培養就培養得到。

當中這個得失,在我們被落後的不安所推前的時候又有沒有考慮過呢?我知道香港整體的情況都是這樣催逼,身在其中,根本不可能獨善其身。但是籌劃整體教育政策的時候,又有沒有試過認真地去檢討現在教育的方式?既然已經身處終生學習的時代,從小養成對學習的渴求是不是更加重要?

小孩子真心的嘆息,在我腦海裏留下一連串無法解釋的問題。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最吹喇叭的四月愚人】/Edkin

香港航空的空姐在機上斬燒味賣點心,似乎成為了今年香港四月愚人節宣傳的冠軍。但如果論最為搞事的四月愚人宣傳,在我心目中就非Pornhub莫屬。

要造訪Pornhub,多多少少有點緊火(應該沒有人以欣賞美術電影的角度去訪問的), 怎麼知道一打開網站、、、

Screen Shot 2018-04-01 at 5.59.25 PMScreen Shot 2018-04-01 at 5.59.38 PM

“Honk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

“Cosplay Babe Shows Her Horny Side”

“Seven Women in Uniform Blow Together Outdoors”

“Forbidden Outdoor Blowjob”

X你個街, 吹喇叭既!???

Screen Shot 2018-04-01 at 11.18.01 PM

Err… 睇真啲… Hornhub? 以為自己太過緊火,手忙腳亂按錯?再看URL,P-o-r-n-h-u-b、、、 完全沒有錯吧!???

再看看那些標題、、、 看起來熟口熟面,但不是法國號就是伸縮號,點呀?

當然聰明的你應該知道,你已經是四月愚人了。所以去到這一版最下面還有一個按鈕就説“enough, take me to pornhub”。 哈哈笑幾聲,算。但別再阻老子了!

按進去以後果然就變得比較像樣了。 但再仔細看一看,喂,又係玩喇叭?我要porn ,不是horn啊啊啊~~~

Screen Shot 2018-04-01 at 6.00.14 PM

沒好氣按進去看,哈哈哈哈,反而笑得想死。“Horn Jerk With Huge Messy Finish” – 吹過管樂就知道,真的會「成地一滴滴」,又的確是頗messy的;至於“Deep Fisting Rewarded with Tasty Surprise”  – 阿靚女你fist個喇叭、、、又想拿什麼出來啊!?😂😂😂

Screen Shot 2018-04-01 at 6.01.08 PMScreen Shot 2018-04-01 at 11.10.20 PM

Thank you very much。被這樣搞完之後,什麼情緒都沒有了。笑笑關閉視窗,突然想起航空公司除了Mr. Bean以外,最愛播放的趣劇不就是《Just for Laugh》嗎?這和Pornhub都是加拿大蒙特利爾(Montreal)的出品。在這個冷的要命的城市,這些常年面對冰雪的人,原來也是很風趣很咸濕的。

This is true Canadian. Haha.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