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笑不出聲的時候】/Edkin

20170812-charlottesville-630x420

在上個週末人人都在談論林子健疑幻疑真的「人釘人」事件之際,在美國維珍尼亞州Charlottesville卻發生了美國近年在示威衝突之中最嚴重的暴力事件。一個右翼示威者駕駛私家車衝向支持平權的示威人群, 造成一死多傷的慘劇。雖然在有關示威之中暴力情況不斷上演,這次襲擊事件卻惹來各界一致評擊。

著名電視節目《The Tonight Show》的主持Jimmy Fallon在星期一節目開始之前就發表了一篇四分多鐘的講話,譴責今次的暴力襲擊事件。《The Tonight Show》的內容一向以輕鬆幽默為主,但是這一段獨白,沒有任何配樂,Jimmy Fallon更是不苟言笑,非常正式地譴責暴行。事情非常清楚:在某些嚴重情況下,一點都沒有說笑的餘地。

Jimmy Fallon 在談話中指出即使《The Tonight Show》並不是一個政治節目,但是他作為一個人,就有責任站起來對抗這些極右主義。如果是白人就更加有責任去譴責暴行。因為對暴行沉默,其罪惡就如同贊成這些暴行一樣。

我想說,美國的政治即是千瘡百孔,市民對於公民責任的認識仍然非常深刻。當社會上發生了一些嚴重的事件,即使一個平常以輕鬆惹笑為主的電視節目,也會發出嚴正的譴責聲明,這也是每一個公民所認識到自己的責任。

昨天,點起了佔領運動之火的三個年青人,終於也加入了良心犯的行列要坐政治監。其實在之前的運動中,很多名不見經傳的朋友都已經被關進了牢獄。今次政府的信息就更加明顯:不管多麼有知名度,如何受國際社會關注,但凡反對政府的人,一律都必定會有大刑侍候。而坐監將會是反對政府的最基本入場費。而香港的法院判決,巳不再尊重案例,而是以行政意志為依歸,要殺要剮任其喜好。

1468337045_ff32

而在這個時候,香港的各個界別卻不見得有任何人為這些異見人士發聲。要說香港一直都是政治冷感嗎?中國南海主權糾紛的時候,不是有很多愛國藝人都自拍表態嗎?眾多宗教界的領袖不是都在林鄭月娥的號召下為香港祈福嗎?當律政司史無前例地向集會示威的人是追加判刑,香港的社會卻是出奇的寧靜。沒錯,香港的娛樂界和宗教界一向是如何行事,眾所周知,亦從來無人對他們有任何期望。但是法律界呢?甚至乎是港大歷年來的畢業生,又有幾多人說過什麼?正如Jimmy Fallon所說,向這些暴力說「不」,是每一個人作為人的責任, 我們每一個人又有沒有盡過責任向政府抗議?

Screen Shot 2017-08-18 at 1.03.40 pm

當然,我也知道,美國也有很多人喜歡做右翼,喜歡做新納粹,喜歡做三k黨的。站在尊重平等自由的對立面,永遠大有人在,香港又怎會例外?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廣告

【我們一起殺掉的孩子】/Edkin

在家裏收拾東西正收拾得頭昏腦脹,新聞卻傳來律政司成功向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人士追加判刑,令到十多位年青人在之前的判刑之上還要收監。

10275516_10152511353058685_6321663606268766044_o10443008_10152511355688685_6197052860506589845_o

推翻原審法官的判刑,再追加判罰,這件事本來就已經是荒唐不堪。 更不堪的是,這些年青人都是百分百的政治良心犯。他們不是偷不是搶,甚至乎講不上是暴動。那一天晚上我都在場,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左膠,拳頭都沒有揮一下,用幾枝爛鬼竹竿(本來是用來支撐標語的),天真地嘗試去打開立法會的大門。為什麼?我且引用李怡先生的文字來解釋當晚的情況:

「立法會審議東北前期工程撥款,逾千名反東北發展群眾在立法會外集會,觀看直播,要求政府撤回發展計劃。民主派議員提出大量動議「拉布」,至晚上約8時45分,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突然宣佈「剪布」,不准議員再提問及提出動議,企圖直接就撥款進行表決,激起場外反對者不滿,於是出現衝擊立法會行動。」

吳亮星強行表決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

那時候還沒有佔領運動,香港還沒有分成藍黃兩派,很多朋友不論基本立場,都覺得那一次吳亮星的做法非常突兀粗暴。在這個粗暴的動作背後,我覺得原審法官的理解非常正確:所有被告的行為可以再更加深思熟慮但卻不是一種暴力為私利行為。對著這一班現在不過是20多歲的年青人,在港大法律系畢業的律政司就可以面不紅眼不眨地下手,用他在香港受到的法律教育,摧毀這些年青人的一生。律政司和在他背後下命令的人,是怎麼的一種為人才可以做出這樣的勾當?這實在是難以想像,也應該是香港大學歷史上一個無法抿滅的恥辱。

昨天在臉書上也看到張秀賢的貼文。大致上是說對不起戰友,因為其實自己也身在現場。然而他現在也身負官司,若然區區的東北發展案也要判刑13個月,那麼他即使被判囚兩三年也不足為奇。我在他的臉書上看到他四處和自己的朋友見面,拍照留念。這不是平常出國之前和朋友見面,卻是準備去服刑,感覺實在是令人心酸。

Screen Shot 2017-08-16 at 7.57.35 pm

我對他們這班左膠的感覺比較重一點。畢竟我在好早以前已經看著他們在各個社會運動之中出現。有些人也許可以批評他們成事不足, 但是我可以肯定說,沒有人可以懷疑他們善良的用心。

286274_10151200103293685_872978214_o

打開反國教的相簿,看著某幾個他仍然是中學畢業時的樣子,少年天真的笑臉上是香港當時的希望。我心痛我難過,香港是那麼輕易地握殺了一整輩對社會有志向的年青人。而香港人卻默認這一切。

野獸們高舉著年青人的血來乾杯。大概香港下一步,若果不是懂得起來反抗野獸,就似乎更像是現在的模樣,一起漠然,一起變成野獸。

P.S. 歷史上所有暴政都會把異見人士關進監獄。政權越殘暴,監禁的時間越長,手段越殘忍。同樣地,所有推翻暴政的人,幾乎都難免坐過政治監。從另一個角度說,成為良心犯,可說是成為與暴政對抗的政治人物的先決條件。今天建制的張牙舞爪,我們姑且放長雙眼,看著將來歷史的走向。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Beer Run ― Why So Serious?】/Edkin

昨日看新聞,看到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大力鞭撻《全城街馬》的Beer Run,認為「將飲酒與運動混為一談,是絕對錯誤的做法。」 我覺得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有道理,字字鏗鏘。

《全城街馬》的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Beer Mile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喝到半飽之間,輸賭誰能夠再繞場跑圈不醉倒或者不嘔吐,絕對是其中一種想像之內,情理之中的遊戲。因為各地不約而同都這麼玩,所以真正的起源已不可考。

但是如果要追溯到最早有成文條款,以及有文件紀錄的比賽,已經可以追溯到80年代後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那個年代互聯網剛剛設立,有關比賽的資訊在最初期的互聯網中迅速傳遍各大校園。反正每週末都已經喝得七昏八倒,這個比賽的瘋狂搞笑很快就令各個學院爭相仿效,賽後的各種趣事和紀錄再上傳到互聯網上;周而復始,令到這個賽事更具規模。

Beer Mile Official Blog: Beermile.com – The Official Beer Mile Resource

說了這麼一堆歷史,不過想說明這個比賽的原意根本就是為了好玩。如果不好玩的話,就不會經過了三十多年仍然有這麼多人樂此不疲。一班人喝得半醉,開心講大聲笑,這種樂趣參加過就會明白。之所以我覺得雷雄德沒有說錯,因為Beer Mile根本與推廣運動健康,或者鼓勵酗酒都無關。雷雄德就像很多香港人一樣,什麼事情都要義正嚴詞,所有動作都要找一個道理去justify,十分病態。

傳說中,傳遞馬拉松戰役戰果的那個傳訊兵,最後是力竭而亡的。歷年在珠穆朗瑪峰上遇難的攀山者也不計其數。在體操運動中導致身體傷殘的選手也所在多有。如果事事都要理性分析,大概應該會只得到人類都是喜歡犯賤自殘的總結(真的嗎?)。雷雄德副教授所講的沒有錯,我不過是對他的觀點有點好奇,在整個體育大糸之中,喝四罐啤酒跑1600米,值得這樣緊張?

對真正喜歡跑步的人來說,每天跑步就像每天要上大號一樣,不過是每天的生理習慣,完全不值一曬。對習慣喝啤酒的朋友,啤酒的存在就像食物多於酒精。成年人對於跑步和酒精都有自己的判斷,大概不需要像黃毛小兒一樣要人事事叮嚀;如果自己都不能夠對自己負責的話,法律上給你一個成年的年紀來做什麼?還是說,好像近日家長因為學生守龍門沒有帶頭盔,就要去把教練告上法庭是合理的事?據說衛生署還要求各院校都制止學生參加Beer Run呢!? 這裏一想到Beer Run 的源起,真是馬上笑出聲。

說實在,四罐啤酒跑1600米又算什麼?每年5月在比利時Liege 所舉行的Beer Lover Marathon,就是足本全程的42公里,穿過大街小巷,各種特色啤酒從頭喝到尾。我們有幾個朋友剛剛參加,玩得不亦樂乎,台灣更有團體組團參與。除此以外還有歷來享負盛名,在香港更以知名長跑教練作招來的法國波爾多紅酒馬拉松了。這些比賽難道都是「推人去死 」?還是市民大眾都自覺我們是東亞病夫,無法與歐西民眾相提並論?否則對這麼一個簡單的比賽都要口誅筆伐,也太可笑。

Beer Lover Marathon @ Liege,自己看相片,小朋友做義工,跑樓梯又有,船P又有,芝士都有,死得喇死得喇….

Beer Lover Marathon Official Photo Site (多相,勁開心,自己click in): https://www.facebook.com/pg/blm2016/photos/?ref=page_internal

我當然也很感激衛生署多多關心香港市民的身體健康,不過應該輕鬆的事情太認真,應該認真的事情就含糊以對,就未免過猶不及。想請問衛生署到現在還有沒有跟進食水含鉛的問題呢?有沒有跟進監督各個有鉛水問題的屋苑是否已更換食水喉呢?是不是問題沒有人提起就不存在呢?有精力的話,關心一些大問題是不是更加有價值?

Screen Shot 2017-08-02 at 10.31.14 am

Photo Source: http://news.memehk.com/posts/8675

 

20622821_10155575280103685_1292241629_o

筆者去年和友人私下跑的Beer Mile,跑完之後High到即使場玩水,笑了好幾天。

最後我不得不重申,喝四罐啤酒跑1600米,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如果有試過的朋友都應該會知道,覺得飽到嘔遠遠多於醉到嘔,因為一般人大概十分鐘就已經跑完,都未開始感受到酒精,全程就已經完結,High是留在賽後才High的。如果有些人覺得這是推廣不良文化,對不起,我只是覺得這樣說也實在太不堪。事關最新Beer Mile的世界紀錄是在去年做出的4分34秒。有本事的話可以試試完全不喝酒跑跑看,我猜能夠跑得進5分鐘之內的也沒有幾個人。自己不敢做,不等於事情做不到。現在挑戰Beer Mile 的跑手統統都是田徑場上的強者。

92004

Beer Mile Official Race ,我不太喜歡,因為太認真…勁!

2FA9A6FA00000578-0-image-a-12_1451399489968

前世界紀錄跑手Lewis Kent (2015)

5841a77182375

新世界紀錄跑手Corey Bellemore,更成為Adidas贊助跑手。

源自於大學校園的Beer Mile,年青有活力的人應該都會喜歡。如果有些人覺得它又危險又魯莽,那麼應該是這些人身心都太過老化,the fun is too much for them。

Screen Shot 2017-08-02 at 10.19.23 am

利申:我只是一個跑步專頁的編輯,沒有必要為《全城街馬》說項。我從來都支持肯求變,肯舉辦新賽事的團體。如果有其他團體都舉辦Beer Mile,記得通知。我一樣舉腳支持。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阿聯酋航空上的一顆朱古力】/Edkin

去年乘坐阿聯酋航空到倫敦的時候,有這麼一件小事,本來以為不值一曬,想不到今天卻是意義重大。

我知道阿聯酋航空有國家級後台,服務優勝無可厚非。然而有些小細節卻不是簡單純粹因為錢多才會出現。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上機的時候,耳機的包裝上附有一張小貼紙,乘客可以貼在枕頭旁邊,用來告訴空服員在你正在睡覺的時候,送飛機餐的時候應該要把你叫醒,還是把餐點放在桌上,又或者完全不要打擾你skip了就好。

另一樣,就是空服員的胸口上,都別有該位空服員所屬國家的旗幟徽章。乘客基本上一看過去,就知道可以說什麼語言,也可以馬上知道是不是「自己人」。

其實什麼人掛什麼旗,無傷大雅;若是發乎真心,情操就更見可貴。不過可能因為中國政府,屢次在各種場合故意打壓台灣,誓要令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見天日, 以致很多中國的民眾也認定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能出現在視線之內。而且更是連繫到那種脆弱心靈,一看到台灣旗出現就是不給面子,令到現在台灣旗在很多地方都變得可免則免,無謂惹上中國民眾這種麻煩。

所以那一天我在阿聯酋航空的航機上,看到那位空服員的心口上別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徽章時,我是感到有點驚訝的。我在中間的休息時間時忍不住問她,這樣掛著台灣的國旗徽號,公司沒有意見嗎?

那位空服員嫣然一笑,說公司對此並沒有所謂。掛了這麼久一直都是好好的。我說,是這樣就最好了。希望你不會被陸客找麻煩。

她說,「不會有問題的,因為我愛台灣呀。」

其實民眾的愛國情操,絕對是發自由衷,也不會因為被打壓而消滅。 相反,應該是愈打壓越旺盛吧?中國只要一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要過去騷擾抗議,我有時真是搞不清楚,究竟他們見想要一個中國,還是原來想要培植台獨。

我坐下來不久之後,剛才那一位空服員走過來,輕輕的放下一小盒朱古力,友善的跟我說:「送你的,謝謝。」我當然不會自作多情到以為得到空服員的垂青,我不過相信,這是她對一個陌生人能夠理解她喜歡台灣的心情所作出的一點回報。

可惜的是,這一兩天看到新聞,似乎阿聯酋航空對於中國大陸始終也是無可奈何,只好「斬腳趾避沙蟲」的要所有空服員都除下國旗徽章,免得觸碰中國神經過敏的心靈。

我想,那一位送我朱古力的空服員,今天即使不得已要除下胸前的台灣國徽,台灣的國旗也必定照樣在她心裏繼續飄揚。

58621225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在想要放棄的時候】/Edkin

突然想起幾個星期之前參加的一個山賽:Hard as Nayls。

這個山賽已經舉辦好幾年了,由活躍香港山界的鬼佬舉辦,以紀念在紐約參加三項鐵人時心臟病發猝死的香港長跑好手Andy Naylor。之前兩年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參賽,今年終於一償所願。

DSC_0409

這個賽事的路線主要在清水灣附近舉行,走線比較斷續,需要在城市和山野之間來回穿插。正是因為這樣,沿途路線的mark up就變得相當困難。而且是只有四百人參與的小規模賽事,義工人手不消說也是相當短缺,結果比賽跑到後半,參賽者幾乎完全分開之後,竟然慢慢變成了有一點野外定向的味道:人人都在幾個路口位茫然地找去路。

當然有不少跑者抱怨。但是我覺得,任何人參加山賽,總有一點責任去自行確保路線,最簡單就是由賽會拿到gpx 檔案,然後再用智能電話的地圖應用程式開啟,最少也可以為自己定位和求救。不過可能這幾年的山賽實在辦得太好太週到,大家太習慣了沿著指示來跑;Hard as Nayls 相比之下,就變成了「盲摸摸」的迷宮比賽。

賽事「不過」長42公里,對很多參加慣比賽的朋友,應該只算是郊遊或者日常練習。但是不巧那一天的天氣非常濕熱,即使頭20公里好像已經把大部分體能消耗掉一樣的感覺。我印象最深就是由將軍澳登上上洋山這一段,山丘一個接著一個,樓梯級從不間斷,所有參賽者都只能夠頂著太陽,一步一步地向著看不到的山頂進發,過程非常磨人。

DSC_0414

上洋山,最後面遠景突起的就是釣魚翁,Oh damn。

然後正如之前所說,在衛奕信徑的魔鬼山一段,將軍澳墳場和將軍澳市中心等不同位置,都有不少參加者錯過了賽道的進出口而迷路。缺乏訓練的我雖然一直走得慢,但是還好力保不失,一直都跑在賽道上,但是我在最後十公里的時候,終於也出事了。就在回到清水灣前的最後一段路,有一個幾條小徑的會合點,賽會其中一個指示牌向山上指著「42公里 」,我便深信不疑地向山上跑過去,即使那條路越走越陡峭我也不管,總之一味咬緊牙關就登山去。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上頂,卻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偏離了路線,還竟然登上了聞名的釣魚翁山。山坡陡峭,前無去路之下,唯有原路折返。這樣一上一落,前後花了超過半個小時,回到賽道上的時候,我已經幾乎看不到其他參賽者了。

DSC_0438

媽的,這一張還不是叫我往山上走?!

最糟糕的是,這樣一搞,身體就像洩了氣一樣,非但失去了可以追逐其他參賽者的步韻,跑起來更越來越慢。幾經艱難去到最後8公里的檢查點,賽道正式要向左轉跑過龍蝦灣繞一圈,但明明就在同一個位置,向右轉再跑3公里平路就是終點。這個時候又熱又累到一個點,好像已經跑包尾,為什麼還要繼續下去呢?我已經不在乎完賽與否,只不過想回到起點拿回行李回家。尤其是這種只為參與的賽事,完賽也沒有特別獎品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究竟是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我一面載水一面掙扎,到步出補給站的時候,我還是決定照比賽路線跑過龍蝦灣。這個時候辛苦和不適並沒有消減多少,尤其是知道前方還有五公里的山路,步伐就更顯沉重。但是我知道,就和以往曾經參加過的比賽一樣,中間的過程不管多麼難受,只要不問快慢,一步一步向前行,終點總會到的。已經不夠其他人跑得快,如果連意志都如此薄弱,我還剩下什麼呢?

DSC_0439

嗯,看到左上角那條路嗎?就是從那邊走過來的。

好啦,慷慨陳詞之後,路還是一定要走的。龍蝦灣哪一座山(應該是大嶺峒吧?),真是比以往走過的大東山或大帽山都要辛苦(純粹是因為體力見底),短短幾公里,感覺像過了幾小時一樣。再回到剛才向左走向右走的檢查站,陽光已帶有一點黃昏的顏色了。今次是真的向右走,完成最後三公里的距離。在最後一段路上,不停地看到在早段一路追趕的跑友,已經換好衣服,在回程路上準備回家。心中有一點難受,但這一條是我選擇的路,就在我選擇左轉入龍蝦灣的那一刻開始,除了把賽事完成之外,其他都沒有所謂了。

最近,一位我至愛的親人要進行一個非常關鍵的療程。醫師說,過程裏面有一段時間病人會覺得非常難受,難受得甚至有些人以為自己會死去一般。可幸的是,絕大部分的病人都能夠走過那一關,安然出院。我在醫院聽到這件事的時候,腦海中突然想起了在龍蝦灣那山上看到的海景。嗯,難受得要死,但總會走得過。在回憶裏面,我只記得那風景,卻記不得那時候的痛楚。

那些耐力賽呀什麼的,在人生的難關之中,應該算是一種溫柔的綵排吧?在那些會把自己嚇得腳軟的時候, 至少可以告訴自己「總會走得過的」。

加油啊,每天我都在想著你,加油。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為何偶像不要老?】/Edkin

 

6b7c5633ly1ffpuh9kwnoj20sg0iz0ub

最近聽說木村拓哉出席康城影展的時候,傳媒對他顯得蒼老的容顏大吃一驚。八卦把相片找來看一看,其實也還不錯呀。

Facebook每個早上,都會自動來一則「當年今日」。有時驚見自己數年前的相片,和近照一比較,就覺得現在實在是又老又鬆弛。木村拓哉現在44歲,但是你看他的樣子,說他30到尾都有說服力。坦白講,成街中佬,要搵一個40中葉都仍然咁四正也不易呀。

木村拓哉把年青有為,後生靚仔的角色演得多了,隨著年自己年紀長大,終於也可以開始演一些比較成熟的角色了。今次他參與的電影,是由沙村廣明原著的漫畫名作《無限之住人》所改編而成。最初由我妹妹(Hard core SMAP fans!!) 口中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是覺得有點不可置信。

事關原著中的主角萬次,是一個有點爛仔的阿叔,木村拓哉又怎麼可能演得出阿叔這一種角色呢? 但想不到現在的他現出這個年紀的角色感覺也剛剛好。

2017-05-20 21.05.54

有點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亞洲地區特別不能接受偶像老去這件事。白馬王子似乎永遠都要凍齡在二十多歲那樣才對辦。有時候當我看見現在的張信哲和譚詠麟,不曉得用了什麼方法把自己裝得像年青時一樣我就覺得毛骨悚然。尤其是當譚詠麟還以為自己真的是25歲, 看著自己的fans都已經變成師奶,還以為自己仍然風魔萬千少女,感覺非常令人作嘔。

461397850_amal-george-clooney-zoom-0bab0790-0849-4645-a0dc-9cc98556982a

男人是越成熟越有味道,你看現在佐治古尼都六十歲了,還要娶一個小自己二十年的女人做老婆, 還準備做新任爸爸呢。誰又會覺得年紀對這種魅力型男造成什麼問題?

放開一點吧。我覺得現在的木村拓哉看起來很不錯,雖然由他來演萬次一角,還是覺得有點太靚仔。😂😂😂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中國萬達雅培九大馬拉松你要不要?】/Edkin

Screenshot_2017-04-28-08-26-49-1

早晨朋友紛紛傳來消息: 去年收購了ironman的中國萬達集團和美國雅培馬拉松大滿貫達成合作協議,六大馬拉松將會新加三個賽事變成九大。許多人都猜測,應該會有一個中國馬拉松賽事晉身大滿貫。

我聽到消息之後是相當不快。

我知道不管任何體育運動,沒有錢都是寸步難行。而基本上金錢投入越多,該項運動的風氣也能更盛行,吸引更加多高手參與,令到整體水平都會有所上升,可謂百利而無一害。那麼為什麼我會有這麼一種不愉快和抗拒的感覺呢?

以下我要說的話非常主觀,甚至政治不正確,但是這的確是我心裡面最誠實的感想。

我認真地覺得,不管是中國的籌劃機構或者是中國的馬拉松,在精神水平上都屬於發展初期,根本沒有一個馬拉松有世界頂尖級數可以與其他的六大馬拉松平起平坐。純粹因為贊助而勉強把一個不夠水平的賽事放進大滿貫,實在是把整個大滿貫賽事的水平拖低。

有些人一定覺得中國的馬拉松大有進步空間,日本東京馬拉松也只是辦了幾年就已經晉身六大, 中國的馬拉松又為何不可? 但是我相信喜歡到日本跑馬拉松的朋友都會同意,日本民眾對於長跑運動的投入和認識非常深厚,即使未有東京馬拉松,長跑運動早已深植日本民間。所以東京馬拉松即使歷史短暫,但它的精神面貌卻非一般。相信有參加過東京馬拉松跑者都會覺得它實至名歸。

而其他大滿貫賽事就更加不必多講,柏林馬拉松辦了四十多年, 一直都是世界紀錄的溫床。芝加哥馬也是有接近40年的歷史,在美國本土一直都與紐約馬拉松分庭抗禮。倫敦馬和紐約馬兩者都是現代城市馬拉松的始祖,波士頓馬拉松就更加是祖師爺了。站在這些巨人前面,我倒是好奇,中國哪一個馬拉松有資格比得上?

有很多東西用錢都買得到,唯獨它買不到歷史和文化。我在柏林的時候,實在地感覺到長跑已經是當地人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在中國,長跑雖然是方興未艾,但是它仍然是中產階級的玩意,與庶民生活有相當大的距離。儘管一個比賽的安排和硬件能夠靠資源堆上去,但是一個城市與馬拉松之間的關係和氣氛,卻絕對沒有辦法用錢來買回來。 如果跑過波士頓馬拉松的朋友應該會深有同感吧?

而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最高規格的馬拉松,應該有自由的靈魂和接納包容的勇氣。所以波士頓馬拉松開創了女子參賽的先河,也是首批設輪椅分組的賽事之一。我想請問,如果中國其中一個賽事成為了大滿貫賽,台灣的跑者又能不能夠自由自在地拿出台灣的青天白日旗出來披在自己的身上呢?又如果有跑者拿著西藏的雪山獅子旗出來衝線,這個跑者會被逮捕嗎?參賽號碼裏面,是不是不會有6和4的組合?來自新疆的跑者,會不會不能參加比賽?至於大家衝線之後拍幾張自拍都無法貼到臉書上面,已經應該算是小問題了吧?

在一個沒有自由的國度,它的賽事辦得再好,也與世界有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所以看到這段「九大馬」新聞之後,我心裏一陣咒罵。萬達把我完走六大的計劃搞亂了。為了拿到名不虛傳的世界六大馬大滿貫,大概要盡快把剩下的紐約和波士頓馬拉松跑完才成。紅色資金在後面步步進迫,已經沒有時間等自己BQ了。

為比賽籌募善款是很費神,但為了將來不至於要到中國甚至乎非洲或者什麼地方去跑下流了的商業九大馬,再麻煩都值得。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UA拉乘客落機 花生?華裔?公關災難!?】/Edkin

今日最大粒花生,一定係是UA強行將乘客從機艙上拉走這一宗新聞。

新聞的內容就不多說了,各位可以自行在網上搜尋。值得說的是新聞報道以外的種種細節。

華裔、亞裔、美國人

這段新聞第一件事alert到我的是「華裔」這兩個字。似乎跟隨這幾年間大國崛起之後,「華裔」這兩個字就變得不容冒犯。有很多人有一種奇怪的代入,覺得葉問被鬼佬欺侮的年代仍在, 一有什麼不妥當就覺得是因為華裔所以被人針對。甚至有時演變得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樣。

就先從這一單新聞說起吧。這一名乘客姓甚名誰都未清楚,但看起來的確是亞洲面孔,有沒有人想過這一名乘客可能根本不是「華裔」?這名乘客有沒有機會是東南亞、日本或者韓國人呢?如果「華裔」這個字眼變成「亞裔」, 我們就是否就會對這單新聞不聞不問?

而這名乘客據說是一位醫生,而且還要趕回醫院應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美國居民。這件事是航空公司安排不當,加上機場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受害人是美國居民,和什麼種族有什麼必然關係嗎?「中國人」從來有一種很有趣的情況: 任何人只要有一個華裔姓名,看起來又像華裔,就會開始認親認戚起來。好像以前的關穎珊,張德培,馬友友等等,「中國人」社會和中文媒體經常都把他們當成好像「中國人」一樣看待。但其實他們是在美國長大和受教育,不折不扣的美國人,他們和「中國」這個概念其實是完全沒有關係。

所以今次各大媒體強調華裔來報導這一則新聞,可說是非常沒有眼界。蘋果和東方都有引述這位乘客說「這應該因為自己是華裔有關」。但如果大家肯花一點點時間去搜尋一下外電, 就會發現其他媒體例如《英國衛報》和《每日電訊報》都沒有陳述這句說話,更加沒有把焦點放在種族之上。我不敢說這件事一定沒有種族歧視的成分,但這同時不也就沒有辦法證明這件事與種族歧視有關嗎?作為新聞媒體如果未能核實的消息,當然就不應妄自設定立場。這一方面,無論香港的媒體和讀者都應該自我檢討。

「公關災難」的災難在哪裏?

最近幾年非常流行「公關災難」這個講法,就是拙劣的公關令小事化大,進而令公司蒙受巨大損失。今次UA這個例子無疑是非常惡劣:僵化的程序再加上不用腦的機場警察,碰巧遇上高教育程度的少數族裔,加上有清楚的影片拍到整個非常惡劣的過程,集齊各樣不利而敏感的元素,足夠令一家公司蒙上永遠洗不掉的污名。

然而在媒體上嘲弄UA,如果沒有做成真正損失的話,其實也不算什麼災難。這時候我們不妨看看UA在facebook上的公告和其他用戶的反應:

Screenshot_2017-04-11-19-08-31-1

UA的一個“Re-accommodate”,簡直就和梁振英政府任內的無恥語言偽術看齊。本來把乘客拖出機倉已經足以震驚美國三億幾人,這句試圖美化暴行的“Re-accommodate” 就更把民衆的憤怒推上高峰。

Screenshot_2017-04-11-19-09-40-2Screenshot_2017-04-11-19-10-24-1Screenshot_2017-04-11-19-10-24-2Screenshot_2017-04-11-19-18-05-1Screenshot_2017-04-11-19-18-17-1

隨之而來不少民眾決定取消訂單,更嚴重的打擊就是很多公司直接取消與UA航空的合作關係。普羅市民有這種決心和能量,才能對這種公司作出相應的打擊。 平常很多國家的人都會嘲笑美國的種種不是,但一到遇上問題,美國民眾對公民權利的認知和堅守的態度,卻不是其他國家學得來。像香港幾多次所謂「公關災難」,最後涉事的公司有沒有損失?且回想香港麥當勞曾經陷入食安危機,公關的反應也是一樣糟糕,但現在誰又還記得?相對在日本麥當勞,同樣因為食安問題,它就被消費者唾棄到幾乎要全線結業。

所以一直説,不團結,不記仇,就衹有做奴隸的份,信焉?

所以食花生之餘,不妨留意旁邊的枝節多一點,自有意料之外的體會。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1.5% 完賽率的瘋癲山賽 ― Barkley Marathon】/Edkin

人類除了喜歡重複犯錯,也一樣喜歡不停挑戰極限。曾幾何時,100公里山賽已經是重大挑戰。然而時至今日,很多山野跑手對100公里山賽已經當食生菜,現在動不動都要去到100英里 (168k)才算得上挑戰過長途極限。

然而世界是沒有盡頭的。參加長途耐力賽的人總是會 一次又一次,希望挑戰更遠更艱難的路途。跑極地,或者去參加因為Scott Jurek而廣為人識的「惡水超級馬拉松」(Badwater Ultramarathon), 都是這些自討苦吃的跑者心裏面的bucket list。而選項中不少得的,當然還有每年在美國田納西州(Tennessee)舉行的Barkley Marathon。

這個山賽的起源也真的有段故: 話說在1977年,刺殺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兇手James Earl Ray 在田納西州的監獄越獄,有關部門在55個小時之後終於將他緝拿歸案。令人震驚的是,他用了 55小時卻竟然只不過離開了十三公里,速度極為緩慢。而這個賽事的舉辦者Gary Cantrell笑言如果自己跑,這個時間應該可以跑100英哩。這樣一句戲言,促成了他舉辦一個以越獄位置作為賽段的比賽,Barkley Marathon由此應運而生。

barkley-marathon-course-washington-post

要參加這個比賽,過程也不輕易。 比起UTMB明明白白的儲分數,參加這個比賽更像考名牌大學:先寫一篇短文介紹自己,然後告訴主辦者為什麼要讓自己參加這個比賽。如果能夠成功入選,就會獲得一封神秘回信,到時才告訴參加者有關參賽的詳細內容。跟據過往參加者的描述,光是知道要怎麼寫這篇文章和怎樣投遞已經是一個best keep secret。 如果不是對這個比賽非常非常之有興趣和有極端的熱誠是不會有機會報名參賽的。

01

laz4.inart

都每年四月,來自四面八方的參加者就會集合在田納西州的Frozen Head 州立公園的黃色鐵閘外等候主辦者Cantrell宣佈起跑的時間。 起跑前一個小時他就會吹響號角,然後所有跑者在鐵閘前等待他點起一根駱駝煙,隨著香煙的燃點,比賽正式開始。參賽者沿途基本上都會是孤軍作戰,很多「補給站」不過是無人看管的水機,每一個checkpoint其實就是一本書,參賽者去到每個check point就要把那本書上和自己的編號同一頁碼的那一頁書撕下來當作記認。 所以在這個賽事,check point會叫做”book”。 在60小時內沿這條路線不同方向一共跑五個圈,拿到每一頁書才算得上是”Finisher”。

story

TenPages

如果大家都到Wiki搜尋的話應該都會看到差不多這些資料。值得書寫的反而是這個比賽背後的種種心思。 100英里的賽事在今時今日來說 可能並不算特別困難,累計16500米的爬升,對那些山賽常客,也並不是難以達成。但是為什麼這一個比賽這麼多年以來卻只有寥寥十多人能夠完成比賽呢?

其中一位參賽者的博客文就寫得透徹:每一次Barkley沒有勝出,它就會變得更困難。這比賽的路線並不固定,裡面的爬升不只是崎嶇原始,穿山越林,更重要是令到比賽有接近無法完成的難度。越是研究這個比賽的相關資料,越是令我想起香港的四徑挑戰賽,縱是相隔千里,裏面的理念卻竟然有所相似:兩者都是提出一個看似無法完成的任務,令參賽者不得不面對自己個人的極限,從而重新認識自己。

106SPR15SUB012

barkleys-1

我在資料搜習的時候看過好幾位參賽者的回顧博文, 他們不約而同都用上”education” 這個詞語。山路的困難不以距離來計算,多變的天氣,原始的路線,都可以把難度以倍數升級。不論是學會對山保持謙卑,在路途上得到前輩的引領,以至接受並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失敗,全部都是一種教育。這個比賽就是要讓參加者明白,所有比賽都是努力、耐力和運氣的加總,所以完成比賽並不是必然,亦不是最重要。認真參與的之後,所謂勝負,也不過是一呼一吸之間的那一根駱駝煙,原來何足掛齒。

DSCF2935-1024x683DSCF2936-1024x683

不錯,25年以來只有14個人完賽,但是每一個參賽者都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今年的比賽也是非常的戲劇性,不但出現了第15位完賽者,名列第二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 Gary Robbins 以時間上來說據說只差六秒,未能完成比賽。很多報章都以這六秒未能完賽作為新聞題材。但實際上他在最後一段走錯了路,跑少了兩英里,所以他始終與完賽有著一步之遙。

Finishing for Gary Robbins (Part 1/2)

Finishing for Gary Robbins (Part 2/2)

在許多新聞片段之中沒有看到的是,Gary 苦澀地接受自己無法完成比賽之後,還是笑了一笑和主辦者相擁。在Barkley Madathon發生的一切,對所有參加者來說都盡在不言中。為了挑戰極限,相信每一年都會繼續有人挑戰這個幾乎沒有人完成的比賽的。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用慈善名額跑倫敦馬拉松 ― 首先要有正能量!】/Edkin

轉眼間馬拉松賽季過了一大截。但是好戲在後頭,壓軸的大賽還有六大馬之一的倫敦馬拉松。

現在報名六大馬,起步實在遲,事關比賽報名的門檻一年比一年高,東京也已經快要變成連抽籤都難的地步。我如今也非常後悔當好幾年前還有「連續四年落選保證中籤」的條款的時候,沒有報名參加紐約馬拉松。現在除了倚靠非常渺茫的抽籤以外,也非要用慈善名額不可了。

而六大之中論報名之難,倫敦馬拉松都算數一數二。

要參加倫敦馬拉松,沒錯是可以靠抽籤。但是每一年中籤的名額少到連倫敦人自己都懷疑抽籤其實是騙局。如果是精英級跑手當然另有門徑,但大部分人報倫敦馬,怕且都要在慈善名額方面落手。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8.09.07 pm

去過倫敦都知道倫敦的地方有多貴,若果不是以慈善之名,又怎會把市中心的路封閉一日來給你跑步?事實上倫敦馬拉松根本就是慈善大Show,每年的慈善款額高達五千萬英鎊,而且年年打破「單一日籌款項目」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倫敦馬拉松的受惠機構五花八門,要求每一個跑者資助的金額也相差不少,應該要用什麼方法來選擇呢?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8.11.05 pm

正確的倫敦馬拉松的報名流程是這樣的:每年倫敦馬拉松完結之後(四月),有興趣的跑者就應該要開始張羅不同機構的慈善款額。要求的款額低一點當然比較容易達成目標。這個銀碼由1300英鎊到2000鎊以上不等,所以金額要求低的機構名額很快就會被「搶購」一空,要「趁低吸納」當然是越早越好。認購慈善名額的手續每一間機構都不同,不少都會要求跑者提籌款計劃(詢問跑者有何計劃籌得足夠經費),非常認真。有興趣的跑者就要在這個時候(五月)同時向兩三間機構提出申請。

oxfam-header_tcm36-19125

雖然說起來金額低好像容易籌措一點,但金額高低與機構的知名度成正比,大戶如Oxfam和Unicef,往往要求二千幾百英鎊以上; 反而一些比較地區性又名不經傳的慈善機構,要求的款額不過一千幾百鎊。跑者好應該衡量一下自己的人際關係和動員能力才作出選擇。

收到申請之後,慈善機構就會把跑者的名字放進準備名單。直至十月大會公佈抽籤結果之前雙方都會保持按兵不動。倫敦馬拉松的運作非常商業化,受惠機構實際上是要用大概四百英鎊向大會購買每一個參賽名額,該機構就變成了分銷商:名額「賣」 到一個好價錢固然額手稱慶,「賣」不出去可就虧大了。所以當抽籤結果一出現之後,之前接觸過的慈善機構會主動聯絡跑者,希望盡早把之前報名的跑者納入自己的捐款計劃名下。

Screen Shot 2017-04-03 at 3.04.34 am
超重要的一步!

跑者也不能夠太過好整以暇,決定了是哪一間機構之後就需要盡快到官方的籌款網站登記,正式歸隊。一日沒有在官方網站登記都未算正式得到參加名額,這點要切記。

成功登記之後,跑者就需要在官方網站內建立屬於自己的籌款專頁。這個專頁的運作模式就和臉書上的個人專頁差不多,跑者都要準備自己的個人照片和簡介,也可以張貼自己籌款活動的新聞,還可以連結到臉書上分享。

Screen Shot 2017-04-02 at 7.21.39 pm

一切搞定之後,跑者就要開始努力向自己身邊的人推銷倫敦馬拉松籌款了。捐助的過程非常簡單:跑者只需要把專員提供的連結從電郵傳給朋友,就可以用信用卡捐款,過程與買電影戲票無異。籌款的總數會直接顯示在專頁, 一目了然。

捐款的手續不難,開口問人要錢才難。

我參與的慈善團體叫“SENSE” ,是專為盲聾人士提供服務的。大概是因為它的名字不算知名,它要求的最低善款額也只有1500英鎊「而已」。雖然金額「好像」不是超級無敵多,但早一點開始籌也應該會好一點。但記得開通戶口之後頭幾個月,我都未有開口問朋友要錢。畢竟心裏面就是有一種就是名不正言不順的感覺: 自己去跑個馬拉松,還要其他人來資助自己,好像總說不過去。

然後到了二月,我們幾個人去參加奈良馬拉松的時候,我和RTW元老Raymond及會長Carman 一起走在街頭, 我一面很煩惱的說不曉得要怎樣開口籌錢。他們兩位有豐富的籌款經驗,那時他們就很義正嚴詞地點醒了我:

我的觀念完全錯了,因為這不是籌錢給我去參加馬拉松,而是我身負責任,以馬拉松這件事去為有需要的人去籌募款項!

這個概念其實有點像保險經紀的自我洗腦:「 賣保單不是為了做生意,而是為了幫客人」, 首先自己要有滿滿的正能量,去相信這是一件好事,然後募捐的時候自然就會覺得心安理得,而且還會更加落力推銷。事實上這個金額雖大,也的確是很多機構每年最重要的收入來源。自己每為這個機構籌募多一分善款,他就有多一分善款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雖然說最低限度要籌一萬五千港元,但誰人又說過不可以超過這個數目呢?

跑者沒錯是可以用海外旅行團的名額來參加倫敦馬,但是那幾萬港元的參加費,與其是給旅行社產賺取,又何不把它貢獻到有需要的慈善機構呢?想通了這一點之後,我整個心思豁然開朗,可以放開懷抱向不同的人募捐。結果在短短幾個星期我就已經籌募到足夠的款項了。最後籌款金額還比要求多了幾千港元,成績相當不錯。

20160424_092232_resized

我的金主們

而這些慈善機構為了提高競爭力,也是各出奇謀。捐款之餘,你還會得到該機構的跑衫, 該機構在沿途設置的各個打氣站就會認著你來為你加油以及拍照。跑完之後,還不吝嗇地在繁華的牛津街包下一家酒吧來舉辦賽後派對,酒精飲品要另外購買之外,飲品食物甚至按摩都免費一應俱全。真是收得你錢,貨有交足。

20160424_162713_resized20160424_175649_resized

20160424_163237_resized

這按摩,嗯…

Screen Shot 2017-04-04 at 8.04.10 pm

影到就有,無額外收費

 

Screen Shot 2017-04-04 at 8.05.05 pmScreen Shot 2017-04-04 at 8.05.52 pm

這就是獲得倫敦馬拉松參賽資格之路了。至於有關倫敦馬拉松的報告,請容下回分解。

作者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